u2ny6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覓仙道 幻雨-第1283章 又一個意外讀書-o0imt

覓仙道
小說推薦覓仙道
其实别说那些普通的古剑门的修仙者,便是秦炎看见眼前这一幕,那也是同样惊得呆了。
他也不明白,这事儿怎么会与梁啸天有关?
原本,做为古剑门的客卿长老,享受了该派所带来的便利与好处,秦炎也不好意思看着古剑门声名扫地的,他都准备出手了。
结果眼前这意外变故,又将秦炎出手的念头给打消掉了。
有意思,今天这事儿,还真是一波三折,原本是那柳长老来找自己的麻烦,结果却与吴姓老者起了冲突,眼看两人要大打出手,结果又莫名其妙的跑来了一个拉仇恨的薛老魔……
一番比武,古剑门大败亏输,如今眼看山穷水尽,却又莫名其妙与那梁啸天有了牵扯。
饶是秦炎自从走上修仙之路,经历过的大风大浪数不胜数,然而这样离奇的经历,也真的是从来都不曾有过。
他有些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想也想不通,眼前这事儿,究竟是如何与梁啸天扯上关系的?
秦炎很好奇,所以他也就不忙着站出来解围了,决定先看一下情况,然后再做定夺。
秦炎有预感,今天的热闹还远未结束。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说不定还会更加有趣,能够惊掉自己的下巴也未可知。
一句话,看戏!
总之,先不要着急,先当一个吃瓜群众,看看事情接下来会怎样发展,然后再做定夺,如果古剑门真的面临巨大的危机,关键时刻,自己再出手相助,那也是不迟的。
就这样,做下抉择,秦炎继续好整以暇的吃瓜看戏。
当然,表面上,他也是露出一副义愤填膺的神色ꓹ 好像气得不得了。
毕竟此时此刻,在场的古剑门的修仙者ꓹ 人人都是这副表情,自己当然也不可能例外。
否则,说不定会引起那薛老魔的怀疑ꓹ 秦炎暂时还不想让自己受到对方的注意,所谓细节决定成败ꓹ 说的就是眼前这个道理。
秦炎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比如说静观其变。
但此刻ꓹ 柳长老与吴长老ꓹ 却已是满脸的怒色,原本他们就觉得这薛老魔来者不善,是故意找事儿的,此时此刻,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否则,你堂堂一通玄大能,为何与本门的一名后生晚辈过不去呢?
关键是ꓹ 梁啸天还不是普通的弟子,他是掌门真人的徒弟ꓹ 也是本门晚辈中名气最大的一个ꓹ 对方以大欺小ꓹ 固然不光彩ꓹ 但这样羞辱梁啸天,毫不疑问ꓹ 就是在打本门的脸。
两人都不由得勃然色变。
“薛老魔ꓹ 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又如何?老夫做事情就喜欢不计较后果。”
结果话音未落ꓹ 直接就被对方一句话给怼回去了。
柳长老与吴长老被气了个半死,从没见过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物ꓹ 原本他们就想提醒对方,古剑门不好惹,行事需留余地,结果话还没说,对方居然就莫名其妙的抢先了一步。
他这话啥意思?
是说根本不在乎与古剑门为敌?
两人都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他们虽然早就听说过薛老魔的名气,修仙界也一直有传言,说这老怪物做事非常古怪,不可用常理揣摩。
鬼夫莫急:奉旨成婚先
但道听途,哪儿及得上亲眼目睹,眼前这一接触,即便早有心理准备,两人还是被噎得无话可说。
最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本门与云山七友,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这薛老魔究竟是发什么疯?
为何要来找本门的麻烦。
就问图什么?
輕笑忘
他是不是有病啊?
就算脾气古怪,也不应该这样不可琢磨,毕竟只要不是脑袋有问题,在没有利益纠葛的情况下,谁又愿意平白树敌?
也难怪古剑门的修仙者会百思不得其解,毕竟,他们不知道,事情的原委曲折,更万万想不到,就是因为云山七友家中的几个小家伙,对梁啸天太过佩服,才惹到了这薛老魔。
都市最強神壕
深夜老公纏上我
所以对方这么做其实是很正常的。
诚然,他一开始不打算以大欺小,但这不是得意忘形了么?
九劍獨尊 狼煙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因为他赢了刚才那场比武,以二敌一,觉得古剑门的修仙者,也不过如此罢了。
所以就没有了顾忌。
而柳长老与吴长老的表情,则难看以极。
面对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毕竟打,打不过,难不成真要招呼其他几位长老,给对方来个一拥而上,倚多为胜?
可那样做,极有可能带来更为严重的后果。
可不做这个选择,又怎么赶走眼前这个恶客,他们如今,真的是下不来台。
我和你來日方長 淺淺煙花漸迷離
暗夜之變 小傻
左右为难,是古剑门此刻境况最好的描述。
柳吴二位长老骑虎难下,面面相觑,一时间竟都不知道该做何抉择。
做为活了数万年的修仙者,他们两人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无数,但像眼前薛老魔这么做事,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以前真没有见过。
究竟该怎么办呢?
两人迟疑着拿不定主意。
然而就在这时,一淡然的声音,从极远处飘飘渺渺的传入了耳朵。
“姓薛的,听说你非常仰慕我,以至于不远万里,长途跋涉的来到本门总舵,就是为了想要见上我一面么?”
那声音来得突兀,也并不大声,然而却清晰异常的传入了在场的每一名修士的耳朵。
所有人一愣,不由自主的寻声回过头颅,然而却什么也没有。
“这……”
薛老魔眉头一皱,就听见那声音再一次传入了耳朵。
“阁下眼光倒是不错,就是行事有些过于鲁莽了,你想要见我,那就恭恭敬敬的求见也就是了,干嘛要哗众取宠?居然还不知轻重的伤害到本门弟子,难道你不晓得,这么做可是会惹我不高兴的……”
那声音平和,所说的内容,似乎也是十分的寻常与普通。
但这仅仅是第一印象罢了,你如果仔细去回味,去品他字里行间的意思,就会发现对方这才是真正的张扬跋扈,简直可以称之为装逼于无形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