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pg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左道傾天-第四百七十五章 突破嬰變【第一更】-y12br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
此时此刻,左小念看着左小多嘴边的猥琐的笑容,不禁想到妈妈的淳淳教导,自然而然的在心里回想起左小多的每一个表情,每一点细枝末节……
不得不说……这样一回想,貌似还真的是……狗哒在每次有企图的时候,总是先自行慎重的考虑思量一番的……
“哼哼……”左小念罕有的满脸笑容,那是一种胜券在握的自信笑容。
“狗哒,你以后要倒霉了……不知道你最终要落我手里多少的小辫子,早早给你预留个绰号,辫弟弟?!”
正在修炼中的左小多哪里知道,自己亲妈已经将自己卖了一个彻底,当真被左小念洞悉其心底,这辈子是难得翻身了。
他现在正在全力鼓动丹田气漩,令那一点火红物事,点滴变大。
关于这次突破婴变,他事前已经请教过好多人,文行天,左小念,叶长青,等……
而这一次,他正在一鼓作气的催运,要将自己的真元实质化,更多一些!
换成行话就是,化婴更大一些。
关于这点,文行天有异常清晰的解释:婴变,就像是妇人怀孕;一开始只得一个小不点,但是这点小不点,却关系到了最后出生的时候有多大。
按照文行天的说法,有些一开始像个芝麻粒,最后出生的时候,也就三四斤。
而有些像个黄豆,及至出生的时候,就有八九斤。
出生三四斤的,甚至虚弱到自主呼吸的力量都不怎么具备,但是八九斤的那种,出来就能力气很大了,抓住人的手甚至能抓到疼……你自己琢磨琢磨,能一样么?
不得不说,文行天的比方还是很生动形象的。
但最近左小多就这个问题询问自己母亲的时候,转述了文行天的论调,却被吴雨婷狂喷一顿。
“你文老师这份理论是没错的,但纯然以妇人怀孕来做比方,却是颇多谬误,至少他所理解的妇人怀孕ꓹ 那就是一摊狗屎……”
狗屎不狗屎的,左小多不管ꓹ 也不在意。文行天自己一个千年单身狗,能知道什么是怀孕?更别说还是男人……
他现在只知道,自己丹田此刻正在凝婴ꓹ 一定要大,一定要壮实!
初始黄豆大小是我最起码的目标!
花生米ꓹ 也不过一般目标而已!
如果能像个葡萄粒,或者是小苹果ꓹ 乃至是大柚子……甚至大西瓜……
我都可以的!
完全可以的ꓹ 总之就是越大越好,大大益善,巨巨可喜,奆奆才好!
在这样的思想趋势之下。
魔性遊戲
左小多拼命地凝聚着气漩,让一丝丝炎阳真经的灼热威能,随着盘旋,慢慢的依附着在那一点火红色物事之上……
霸道王爺俏奶娘 吃貓的蝦
在左小多头顶ꓹ 白雾渐次升腾,一点人影渐次成型。
眉眼婉然ꓹ 赫然是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左小多形象!
而随着左小多灵气越来越急的运行ꓹ 白雾越来越浓ꓹ 小人儿的形象ꓹ 也是越来越见清晰。
到了最后,几乎凝成实质一般!
整个成型过程ꓹ 足足持续了二十分钟之后ꓹ 左小念震撼的看着眼前ꓹ 左小多头顶上的那粉嫩粉嫩的小左小多……
午夜鬼驚魂
那么一点点……真的好想要摸摸啊……
突然想起来小多还不满一周岁的时候,自己趴在床上看着这个小东西ꓹ 光着屁股爬来爬去……
那时候左小念还小,这里摸摸那里摸摸,最后揪住某个毛毛虫一样的东西揪着玩,左小多就嗷嗷哭起来,吴雨婷急忙奔进来……满眼尽是又好气又好笑……
这个场景,现在左小念也不知怎地总之就想了起来,清冷的脸上突然转为一片通红,啐了一口,道:“流氓小多多!”
再过半晌,随着嗖的一声轻响,左小多头顶上的白雾,极速收归体内。
然后便是一股磅礴的气势,自左小多的身上,往外发散开来!
婴变,终告得成了!
在普通人眼中,婴变,便是所谓的大宗师修为!
在左小多刚刚十八岁这年,成就!
婴变大宗师!
这一刻,左小念近距离感受到左小多身上乍然爆发出来的磅礴气势,甚至比左小多还要高兴,还要开心,眼圈都红了。
寂滅道主 王風
“多多狗婴变了……呜呜……”
左小念高兴得抹起眼泪。
这一瞬间,往昔那个不能修炼,却每天都要将自己折腾到半死的少年身影,突然涌进脑海……
那个刚刚开始修炼就为了自己出生入死,不惜逆天改命的少年郎身影……冲进脑中……
左小念噘着嘴抽噎着,这一刻感觉的欣喜,感动,开心,难以言喻,无可描述。
但我就是想哭……
良久良久之后。
左小多收敛了自身的全部气势,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识海,灵觉,都扩大了不止一倍;就在突破的那一瞬间,仿佛整个生命都因而得到了升华!
貌似连眼神都好了不少。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脱离了一个层次!
但说到具体的脱离了什么层次,得到了什么明悟,却又有些模模糊糊。
他急忙垂神内视,一窥究竟,只见,在丹田中,一个完全实质的,黄豆大小的小小太阳,光芒四射的悬在半空,似乎正在吞吐着无数的烈焰。
整体通红,内里不断地往外喷着热量,神识凝神观之,居然有一种眼睛刺痛的感觉。
“哎,这么小……”左小多登时有些不大满意起来。
受臣 指尖伊人
他已经用了最大的力量与努力。
将近四十次的自我真元压缩,最后更是直接使用烈阳之心与极品星魂玉催升,结果才黄豆大小,梦想中的花生、葡萄,小苹果,大柚子,大大西瓜呢……
一时间不禁沮丧万分,下意识的叹了口气。
睁开眼,正看到左小念两眼珠泪涟涟的看着自己。
“咋了?怎么还哭了?”左小多心下迷惘。
这是怎地了?
在灭空塔里面,别人也欺负不了你啊……
“多……多狗~……”左小念抽噎着,很委屈的小女孩的样子:“你突破了……”
左小多:“是啊……这么大的好事怎么还哭了?”
“哼……哼……”左小念哼哼着,嘟着嘴道:“我就乐意哭,要你管……”
突然一股喜意涌上心头,却又忍不住噗的笑了一声,随即又撅起嘴,却又板不住脸了,怒道:“不行嘛?哼……嘿嘻嘻……”
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快乐,便即又笑了起来。
泪眼含笑,笑中有泪,那夹杂着欢喜的泪痕,搭配着如同春花绽放的小脸,一边却又懊恼自己居然没绷住,气苦的跺着小脚,脸上的表情这一刻真真是难以形容,奇妙莫甚。
左小多直接就看呆了。
哇,这又哭又笑的美人儿是我媳妇。
忍不住就冲上去一把抱住,低下头:“念念猫……”
“嗯……唔……唔唔……”
(为了大家不多花钱,省略两千字……)
良久良久后。
两人并肩坐在灭空塔草地上,左小念脸色羞红着,不断整理自己的衣襟,嘟着稍稍有些红肿的嘴唇,小鼻子哼哼的发着小脾气,却是连看都不敢看左小多。
嘴里哼哼唧唧道:“多多狗,你太过分了,看我明天不告诉妈,让她惩戒你……打死你!”
“告诉吧,快去告状吧。”
左小多翘着二郎腿晃荡着,偶尔将右手放在鼻子前面闻闻,一脸心旷神怡,欢欣鼓舞,道:“被咱妈打死,我认了。但我估计她舍不得,毕竟,她可就我一个儿子,真个打死了我,不但儿子,连带女婿都没有!”
“那我告诉咱爸!”
“咱爸也就我一个儿子,不舍得打死我的。”
左小多晃着腿,得意的道:“要是他们再练个小号什么的,我或者还多少顾忌些,但是现在……嘿嘿,就我一个大号,唯一的……顶多就是点我两手指头,不疼不痒。”
说着,学着吴雨婷的样子,捏着手指头,一指头虚虚的点出去,用吴雨婷的声音,恨铁不成钢得骂道:“你呀你呀!……”
左小多立即收手,一笑,一摊手:“……咱妈的惩戒,这样就完事了!”
左小念越发的气呼呼:“信不信我和你解除婚约!”
左小多一翻身对着左小念,就像一条蹲着的二哈,一下子翻过身直立,虎视眈眈:“你再说一遍?你敢再说一遍!”
絕命營救 慢步的鵬鵬
说着双手一伸,手指头伸伸缩缩。
“不要……”左小念急忙求饶:“……我错了。”
“哼!”
左小多趾高气扬:“我前段时间可是查银行卡,足足少了八个亿……这事儿,爸妈在这里我一直没说,不知是谁给花了呢?!”
左小念气鼓鼓:“就是我花了,你待怎地?”
“花的好!花的妙!花得呱呱叫!”左小多眉飞色舞:“你就应该花!花的太棒了!我为你点赞!”
“……”
“买啥了?”
“买了一条小狗哒……放被窝……”左小念噘着嘴。
“赶紧给我将那小狗哒扔了!”左小多贼眉鼠眼挤眉弄眼:“我给你换一条热乎乎的活的!会说话的那种,让你搂着睡,陪说陪玩陪睡觉的三陪小狗哒。”
“……滚蛋蛋!”
“讨厌厌!”左小多道:“叠词词,恶心心,哎呀呀,小念念……”
“你……”
两人打闹一会,气氛愈发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