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qn8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起點-第94章和我上.牀,就是把我當葉威。讀書-l5t1y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
和我上.床,就是把我当叶威。
废话!
我这人从不自恋,人到中年偶尔能吸引个小女孩,对李柔这样少妇可没吸引力。
而她不介意被我上…
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因为叶威,和李柔自己错乱的精神状态。
而这般刺激,结果会如何?
“啊…”
等待答案的我,突然放声吼着时喊道:“别咬耳朵,卧槽…掉了、再咬就掉了。”
被李柔用指甲挠,没事。
可被她狠狠咬住耳朵的我,真特么撑不住,对她松开拥抱后,猫着腰连连求饶:
“我错了!”
“李柔、柔姐,有话好好说。”
疼的要命!
想一把推开她,却又怕连带耳朵掉下来,只能含泪中默默期待。
本想让她哭,我却眼泪啪啪的掉。
尼玛!
哪曾想到李柔会咬人,也在慌乱中,手推在她胸前…
好弹!
仿佛触电一般,将我神经麻木时也忘却疼痛。
但也就一瞬间,很快回归现实,送开口的李柔,又极快中,右手揪住我另一只耳朵。
更不忘训斥:“手,干嘛呢?”
“……”
“拿开。”
说着,李柔松手。
“哦!”
而我依依不舍中收回双手,顺势捂住耳朵…真疼,但还好,俩耳朵还没掉下来。
万没想到,李柔会是这反应。
我狠,她更狠。
这是逃避,还是敞开心扉呢?
私人書館 柳河邊小道
農家媳婦紈絝夫 紅薯咖啡
也弱弱中向她讨饶:“那天你用强硬方式,让我女儿自闭症好转,所以刚逼你。”
“你不够狠。”
重生之玩轉豪門
“啊?”
“你应该直接把我抱床上,好好收拾。”
“后悔来的及吗?”
“你没那个胆,好好做暖男。”
“……”
暖男?
綜漫 撒謊是為了拯救世界
屁!
看着李柔浪子般坏坏表情,我好想做个渣男,在将她抱床上,好好的教训一番。
但来不及后悔,善变的她又开口:“谢谢。”
“……”
突然被道谢,让我不知所措。
惡男太難纏 寶萊
李柔…
她还是 病,随心所欲,刚还在谈床上的事,也不给酝酿时间,直接下一个话题。
以她性格,不会逃避。
怎么看…
哎!
这女人,就是不会拐弯的直线条,习惯了!
稍微懵逼后,也笑问:“为什么谢我?”
“好多年了,没咬人…我小时候,就喜欢咬人。”
“莫名其妙的理由。”刚评价完,又很快反应过来,颇为惊喜中道:“你说小时候…”
“切!”
“哈!”
我的话被打断,但还是高兴。
李柔能像小时候一样,哪怕是短暂瞬间,也代表是她回归真实…耳朵疼,值了!
我傻乐,而她下令:“回屋。”
又在强势中走来,拉住我衣袖走进别墅,刚进屋,又顺手将我身上T恤扒了下来。
“干嘛?”
“爬沙发上去。”
“你这也太善变了,就算要那个,也得…把窗帘拉上吧!”瞪着眼,我些许郁闷。
她到底让不让我上?
或者说,到底要不要上我?
糊涂!
而她瞥了眼后,转身上了二楼。
去洗澡了?
不待我多想,很快下来的李柔手中拿药箱,走过来,直接将我拽沙发边:“爬下。”
“嗯。”
光膀子的我,乖乖爬下。
余光偷瞄,李柔从药箱中拿出酒精时提醒:“给你消消毒,会疼。”
“没你咬的疼。”
“切!”
不废话,李柔直接用喷壶洒出酒精,分别浇在我后背、耳根处…真没她咬的疼。
忍得了,还有心情调侃:“你属兔的吧!”
“滚。”
“兔子急了会咬人…柔姐,刚才提叶威时,你身体都在发抖,还是无法面对吗?”
“别问。”
“可…”
“我答应你。”说话时,她好像故意般,又拿酒精在我破损肌肤喷两下,似是抱怨。
可随后又说:“答应你,去看心理医生。”
“真的?”
“你以为我喜欢每天痛苦?”
“那你之前…”
“你说了,我是逃避。”李柔语速偏快,略显含糊,她是用这样方式,承认了。
而我余光再次看去,她眉宇之间散发淡淡愁绪。
轻柔中开口:“总要迈出第一步。”
“呵…”
“不对吗?”
“啪!”
一巴掌拍我后背上,李柔提醒:“我已经认输了…不想被咬的话,现在就闭嘴。”
“咬吧!”
“滚。”
香江夢1978 各個是寶
轻骂了声,李柔开始给我背后、耳朵上药。
显然不想多谈这些的她,有意偏离话题:“王军和我说了,你要对张威那下手。”
“嗯。”
“除了‘鸿运当头’那款酒,还有打算吗?”
“有…”
这是我今天来这打算,但现在不急,在这之前需要确定一些事。
从沙发上坐起来,面向李柔说:“刘总是在马亮牵线,和泸州X窖签署合作了。”
“知道,具体刘飞负责。”
“她为你好。”
“算是吧!”
“那你…”犹豫下,还是说了:“情人也好、合作也罢,我是借助你报复曹铭。”
“一样。”
“不惜和你母亲对峙?”
“无所谓。”
对话时李柔眼眸再次冷漠,她对结果早就有了判断。
这…
实话实说,我和自己妈也有矛盾。
很多时候被她无理要求,气的那头撞门…但这都是在私下,娘俩没有过不起的槛。
異世武俠系統
但能感觉到,李柔对她妈是恨…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她于冷寂中开口:“在我小时候,其实是把曹铭当哥哥看,我们两家关系不错。”
这件事,曹铭说过。
而李柔也提起时,打开话匣:“曹家玩地产的,这个行业暴利,但极其不稳定。”
“嗯。”
“在我妈劝说下,曹伯父收购了鸿运酒厂。”
“然后呢?”
冷王追妻:萌妃要爬墻 木微實
“之后曹家就来提亲…呵,后来才知道,是我母亲私下里,主动求的这门婚事。”
李柔脸上,挂着讽刺。
而她的话让我吃惊,一直来,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认为是曹家提出商业联姻。
因为鸿运酒厂发展,是建立在晨曦商贸基础上。
怪了!
按照时间段,李柔那会刚大学毕业,也十有八九,和叶威又了恋爱关系。
以她脾气,不可能同意婚事。
可最终嫁给曹铭…
想都不用想,这里面是刘总作梗,她这样做值吗?
“为什么?”
真想不通,我问她。
而李柔回答足够简短:“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