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gr3都市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二十六章 勾起回憶讀書-il0sb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夜凉如水,北焱因为没有睡意,就命静笙做了几个小菜,温了一壶好酒,决定去花园里一边赏月,一边饮酒,想着趁月色惬意一番。
苏樱雪因为在休养身体,北焱什么差事都不让她做,她喝了药正准备睡觉,房门哐当一声就被静笙给踢开了,她看着静笙脸上愤怒的表情,就知道接下来不会有好事等着她。
最強超能高手 月下狼影
“王子殿下叫你陪他去花园赏月,”静笙用怨恨的眼神斜视了苏樱雪一眼。
苏樱雪的猜测果然没错,她抿嘴不语,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她迟迟没有穿鞋出去的举动。
静笙坐在梳妆台前,梳着头发,“你还不快去?你想让王子殿下责备我传话不及时吗?”她的语气极为恶劣。
苏樱雪无奈的闭眼叹了口气,然后穿上鞋出了门。
北焱见苏樱雪出来了,他掩饰住了自己的欣喜,故作镇定的说:“随本王子去花园赏月,菜和酒已经送过去了。”
“王子殿下,我可以不去吗?”苏樱雪用试探的口气问着。
“不可以,你不去的话,谁给本王子斟酒?”北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苏樱雪没办法,只能跟着北焱来到了花园。她看着花园里花团锦簇,美的让人炫目,她想着要是能与心爱之人在这花园里赏花,定是最美好不过了,想着想着,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里?”北焱一走进凉亭就看见墨宸宇早已经坐在了那里,并且还独自饮着酒。
苏樱雪连忙擦干了眼泪,快步走了过去,一眼就看见了心爱之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眼神突然一阵恍惚。
墨宸宇避重就轻的说:“这些不是为我准备的吗?我在这花园里练剑,大哥的婢女就端来了酒菜,我还以为大哥是为了邀我喝酒专门准备的呢?”看来是我想多了,”他不屑的轻瞟了一眼北焱,冷着眉眼起身准备离开。
北焱原本就说过邀墨宸宇喝酒,如今又如此不凑巧的赶上了,他僵硬着表情,尴尬一笑,不情愿的说:“对,我就是要邀请驸马喝酒,只是还未来得及去请你,你就来了,有些惊讶罢了。”
连苏樱雪都听的出来北焱明显是在讽刺墨宸宇不请自来。墨宸宇为何还要拉下面子,难道真的是为了蹭北焱一顿酒喝?她疑惑着。
“那我就不客气了?”墨宸宇又坐了下来,假装没看到北焱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驸马不用客气,”北焱也坐了下来。
苏樱雪连忙上前斟酒,她低着头尽量不去看墨宸宇的脸庞,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又要去拥抱墨宸宇,原本她也不是个如此不矜持的人。
搭訕寶典 茍立偉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墨宸宇喝着酒,但眼神总是会不自觉的看向北焱身旁的苏樱雪。
北焱每端起一杯酒喝下的时候,他总是会看见墨宸宇在用深情的眼神看着苏樱雪,心里很是不舒服。
苏樱雪感觉气氛尴尬到了极点,墨宸宇与北焱各自饮酒互相也不交谈,像各怀心思,她想着今日就此作罢,她也不想让墨宸宇处在如此尴尬的境地。“王子殿下,天色已晚,不如….,”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断。
“天启,原来你在跟大哥喝酒啊?我说呢,我就去洗了个漱,回来房间里就没见到你的人了,”北沫雪有些气喘的说。
他们住在一起?苏樱雪心里质问着,她紧紧咬着嘴唇,直到感觉有血腥味儿才肯罢休,她突然感觉北沫雪有些可笑,这样无处不在的监视着墨宸宇,不累吗?
“看来沫雪跟驸马真是恩爱至极呢!才分开这么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北焱调侃的说道,但语气中却有一丝嘲讽之意。
你不說 我不說
“大哥说什么呢?”北沫雪露出羞涩的表情,随后坐在了墨宸宇的身边。
墨宸宇喝着酒不语,冷了眉眼不理会北沫雪,他知道北沫雪为何会出现。
北沫雪看了一眼苏樱雪,有了一丝阴谋的味道,“这么好的月色,不如找个会音律的婢女来奏乐,这样岂不是更有意境?”
祭族三少杠上血族三公 魅影靈痕
北焱一听也有道理,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苏樱雪,“静默,你可通音律?”
“奴婢略通一二,”苏樱雪冷冷的回答。
“那就弹奏一曲如何?”北焱倒是有些期待。
“陌上,快去取我的古琴来,”北沫雪吩咐着陌上。
墨宸宇怀疑的看了北沫雪一眼,不明白北沫雪的提议是什么意思,但他也不好直接问北沫雪,只能静观其变。
很快陌上就把琴取来了。
苏樱雪刚碰到琴弦,就被琴弦割破了手指,她连忙将流血的手指噻进了嘴里吸了一下。
墨宸宇心中一颤,担忧的看着苏樱雪,他留下蹭酒喝,就是为了保护苏樱雪,现在因为他的留下,还是让苏樱雪受到了伤害,他突然觉得想要好好保护一个人真的好难。
“沫雪,你这什么琴?”北焱随口就问了一句。
北沫雪看了一眼墨宸宇,又转头看着苏樱雪说:“我忘了告诉你,这把古琴的琴弦比较锋利,要特别小心才是,我第一次弹它的时候也被割破了手指,你手受伤了,要不就别弹了?”
苏樱雪看伤口不深,也听的出北沫雪故意试探之意,“谢谢公主关心,我并无大碍,不影响弹奏。”
“那好吧,你不要勉强就是,”北沫雪浅笑着说。
超級軍功系 大肚果果
苏樱雪开始弹奏,琴音随着她的手指飘出来,余音袅袅,除了北沫雪以外无不陶醉其中。
铺陈纸笔,情字里写满你。花开十里,翩翩为你。弹拨琴曲,如同身后站着你。落雨一地,痴痴等你。用这一生一世一期一会的相遇,换有你在身边 的一幕朝夕。就这一字一句一心一意的期许,为和你屋檐下听一场雨。
…….
苏樱雪一边弹奏,一边唱歌着这一首《一生等你》,她希望这首歌能勾起墨宸宇的回忆,虽然她知道也许是痴心妄想,但她还是想试一试。
墨宸宇听着苏樱雪的弹唱,感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他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了支离破碎的记忆,杂乱无章的一闪而过,还未等他看清就消失不见了,他看着苏樱雪流着眼泪,心中也莫名的难过起来,他知道苏樱雪是以音乐寄情,这一刻,他甚至自私的想要成为墨宸宇。
北沫雪看墨宸宇异样的表情,她凤眸一沉,“好了,别弹了。”
諸天萬界反派聊天群
苏樱雪立刻停手了,但余音还在绕梁。
“我还未尽兴啊?”北焱不满的说。
“大哥喜欢听,就回去叫她慢慢给你弹。”
北焱瞪了一眼北沫雪,感觉她阴晴不定的,像一个神经病一样,他甚是无语。
墨宸宇回忆着苏樱雪弹奏的歌曲,感觉熟悉又陌生,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何苏樱雪的一举一动,一言一句都能让他如此在意,他不自觉的开始哼唱着,铺陈纸笔,情字里写满你……就这一字一句一心一意的期许,为和你屋檐下听一场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