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qwe精品玄幻小說 小閣老-第一百三十二章 澳門推薦-gl779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林弘仲不负所托,很快打听清楚,带回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将葡萄牙人赶出澳门的消息,八成是江南集团为了谈判施压放出的烟雾弹。
坏消息是,如果葡萄牙人不肯乖乖低头的话,对方有能力让威胁成真。
通过对明政府这么长时间的观察与接触,葡萄牙人早就发现中国太大,北京太远,要想在广东玩得转,并不用太在意明朝皇帝的态度,只要广东一省的主政官员能为他们提供庇护就够了。
所以掌握接受或拒绝葡萄牙贸易的决定权的官员,其实是广东巡抚。而那位巡抚偏偏与江南集团关系十分紧密。听说连命都是江南集团救回来的……
歷史的鄉愁 熊召政
这下让葡萄牙人还怎么玩?多明戈本来还打算,好好跟江南公司算算账,再讲讲葡萄牙帝国是多么的强大,然后一二三四列出自己的条件。包括不限于共享日本市场,开放江南港口,不准与西班牙人贸易,并赔偿贸易停止半年来的损失等等。
風裏雨裏,我在情深處等你 錦裳添花
一阵无能狂怒之后,他只能撕掉了自己绞尽脑汁拟出来的草案,让林弘仲去跟对方接触。
眼下人如刀俎、我为鱼肉,预备中的激烈谈判自然不会发生了,只能赵立本说啥是啥。于是老爷子很顺利的完成了孙儿的嘱托,而且是超额完成了任务。让葡萄牙人承认江南集团对日贸易的独占权。保证葡方船队不能驶过琉球。以及双方船队在任何海域都应避免交战……
当初赵昊跟耶稣会,也只谈了前两条,第三条他都没敢奢望。
虽然协议的时效期只有三年,但对赵昊来说已经是喜出望外了。三年时间,足够他将警备区的舰队和兵力翻两番!更重要是,他三年内肯定要跟西班牙人开战的,这可以避免腹背受敌!
等他收拾了西班牙人,协议到期了又如何?赵公子连西班牙人都能干掉了,葡萄牙人还敢翻起什么风浪不成?
而江南集团这边,只需要同意归还那两条西洋船和船上的船员。并承诺优先供应葡萄牙商人所需货物,以及不得与西班牙人贸易即可。
这三条也许对葡萄牙人意义重大,但对江南集团都无关痛痒。虽然赵公子早晚要染指与美洲间的大帆船贸易,但这不是三年内该考虑的事情。
原本葡方还想加一条,江南集团的船队同样不能越过琉球南下。却被赵立本严词拒绝了。整个东洋南洋都是大明的海域,谁敢禁止大明的船只航行?这不是逼着集团发飙吗?
魔女天嬌美人誌
葡萄牙人无奈,只好不再废话。
赵公子对此十分满意,甚至还没正式换约就急着让杨帆把东方美人号拼起来了……
他让江雪迎在老爷子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条约上签字盖章ꓹ 便又八百里加急发回了岭南。
今天便是双方正式换约的日子了,因为葡萄牙人不能离岛ꓹ 所以老爷子同意屈尊去一趟澳门,到葡萄牙人的地面举行换约仪式。
~~
言归正传,见赵立本从堂屋里迈步出来ꓹ 林会春和叶子枚赶紧迎上去,替下含桃和采莲搀扶着他。
“老大人留心脚下。”
“老大人昨晚睡得可好啊。”
仙武世界大冒險
“唔不错ꓹ 今日有劳二位大人了。”赵立本笑眯眯的跟两人打个招呼,他俩将作为协议的见证人出席今日换约仪式。
“应该的应该的。”
“能为老大人效劳ꓹ 无上光荣啊!”两名官员那是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ꓹ 听说赵立本嫌红毛女毛多,还特意给他找了个黑珍珠,可惜老爷子年纪大了,晚上眼神不好,看不清从哪下口,就只留用为婢女了。
不过两人的一片孝心,老爷子还是届到了。
赵立本坐进了为他准备的八抬大轿ꓹ 两位大人也上了轿,便打起仪仗浩浩荡荡开往濠镜澳。
那大海商林弘仲虽然有个海防千户的头衔ꓹ 却既不坐轿也没骑马ꓹ 长随似的跟在赵立本的轿子旁听候使唤。
他对赵立本巴结ꓹ 却是冲着江南集团和赵公子去的。葡萄牙人也好ꓹ 官府的人也好,都不如他能看清江南集团远大的前景。
因为他干的那些事ꓹ 其实差不多跟赵公子一个路子ꓹ 只是弱化了太多太多。但正因如此ꓹ 林弘仲才更能体会到赵公子有多了不起。
妖孽棄妃
可以想象,背靠着江南富甲天下之地ꓹ 上有皇帝的支持,外则垄断了对日贸易的江南集团,假以时日会成长为何等庞然大物?
他迫切想跟那位公子见一面,看看能不能搭上这趟船,当然要好生讨好赵爷爷了。
这会儿日上三竿,已经有些闷热,赵立本命人打起四面轿帘,一边享受着八面来风,一边翘着二郎腿抽着林弘仲孝敬的雪茄。
林弘仲管这玩意儿叫淡巴菰,见赵守正也喜欢,便从吕宋的西班牙人那里,买来最上等的古巴雪茄孝敬。
緋聞天後:王牌總裁慢慢來
“据说这雪茄,全都是漂亮少女大腿上搓出来的。”赵立本享受的吐出一个烟圈。
“怪不得不红毛鬼不自己制,还得让古巴少女来搓。”林弘仲笑道:“毛太多,搓起来多疼啊。”
“哦,哈哈哈哈,有道理!”赵立本不禁大笑,顿觉这小子是个同道中人。
说笑间,目的地到了。
林弘仲便给老爷子当起导游来,他说此地名唤‘濠镜澳’。
因为它是一个半岛。东西两侧各有环形海湾,每当风平浪静的月明之夜,海水泛着银光,平滑如镜,好像生蚝外壳的内壁一样,遂称为‘蚝镜’。后因‘蚝’字较粗俗,便改作濠镜。
而‘澳’在闽粤是指海边弯曲可停船的地方,又因濠镜地形似‘门’,故往来商人又称其为‘澳门’。
赵立本定眼看那澳门半岛有狭长的陆地与大陆相连接,面积着实不大,不过是‘依山筑城袤四五里’。
而在那段狭长的陆地上,有一道城门建筑,两边还建有圆形的西洋碉堡,上头立着全副武装的佛郎机火枪手。
赵立本不禁皱眉道:“这就出了国境了?”
“没没,过去关闸还是咱大明的地界,依然得服王化。”林弘仲赶紧解释道:“原先是没有这道关闸的,这不去年葡人帮着官军打退了巨寇曾一本吗?为防止海寇报复,海道刘观察特恩准葡人筑墙楼自卫……在咱们广东这边,碉楼很常见的。”
“呵呵,就日拱一卒呗。”赵立本看的透透的,这是赖皮房客想当房东的节奏,不过他也懒得管闲事。
看到县太爷和守澳官大驾前来,葡萄牙人赶紧打开关闸,放一行人进去。
赵立本冷眼看去,只见这澳门城市不大,以一条十字大街把城区分为四片,街道上铺着原色的碎石子,沿街都是两三层异域风情的小楼。底楼是石砌的门廊,墙壁刷成各种鲜亮的颜色,窗户是一条一条的白色百叶窗,窗台上还摆着花草,看上去还挺像样子,确实不是蛮夷。
重生之我是誇梅布朗
大街上更是什么人种都有,有老爷子见识过的红毛人、大明人、黑人,也有好些他没见识过的品种。
林弘仲向他介绍,那些肤色棕黑,头发蜷曲的是印度阿三。身材矮小,贼眉鼠眼的则是东南亚的土人。还有红色皮肤的……是脸上涂了红色颜料的美洲人,那是来澳门做生意的西班牙商人的奴隶。
赵立本着实开了眼了,他看到街上的女人可能是太热的缘故,好些穿着齐膝的短裙,只用布条子裹住鼓鼓的胸,真是太他妈刺激……哦不,太有伤风化了!
“呸,不知廉耻。”赵立本一般瞪大眼看着,一边狠狠的批判着。“不过这前凸后翘的,遮住了确实挺可惜啊。”他不禁幻想起,大明的女孩子也做这样打扮,该是何等亮丽的风景线啊。
“呵呵,要不怎么说是蛮夷呢,泰西人还好,那些炎热地区来的女人,不穿衣服的也有的是。”林弘仲笑道。
“哪儿,哪儿呢?”赵立本忙四下张望,却一个光腚也没看到。
“老父母严令禁止了。”林弘仲忙道。
“太可惜了,哦不,禁的好!”赵立本咳嗽两声,感到颇为遗憾。
说话间,到了马六甲舰队澳门分舰队指挥官官邸所在的巴素打尔古街。
“这是什么破名字?”赵立本在林弘仲的搀扶下,下了轿子。
“是,葡人喜欢用他们的人名命名街道。我们都叫‘巴素打你屁股街’。”林弘仲笑着说道:“多明戈将军出来迎接您三位了。”
便见两排着装整齐的葡萄牙火枪手举枪在官邸门前列队。
铺着红毯的台阶上,站着一个头戴黑色镶金边方形帽,脖子上挂着纯金勋章,上身穿带垫肩的华丽上衣,下身套一条白色紧身裤,裆部鼓鼓囊囊塞了一大坨的葡萄牙贵族。
这位澳门的军政长官多明戈少将大概五十多岁,身材不高,头发花白,鹰钩鼻、方下巴显得很坚毅。看到三人他便不卑不亢得脱帽欠身行礼,叽里呱啦说了一通鸟语。
香山知县唯恐赵老侍郎生气,忙解释道:“红毛鬼腿不能打弯,跪不下去,咱们就别为难他们了。”
担任通译的林弘仲自然也顺着知县的意思,说多明戈也道歉了,他们膝盖构造有问题,倒地上就起不来,实在没法子下跪。
“那挺可怜的。”赵立本不以为意的笑笑道:“赶紧换约吧。”
双方语言不通,也没啥好说的,还不如赶紧办完正事儿,到澳门赌场找性感荷官玩一下呢。
ps.继续写,争取补上之前那章,别等了,明早看也一样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