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xji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明尊 txt-第二百二十章蘭亭二首,護城大陣,在太初宮讀書-hp2hk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先师有冥藏,安用羁世罗。未若保冲真,齐契箕山阿。”
乌衣巷口,夕阳斜落,清朗的吟诵之声从斜巷深处传来。
王氏府邸门户大开,朱红大门上的两只白虎铜环各自衔着一具魔道修士的尸身,盘踞在门楼之上。虎目透着血色,一身凛然之气,与钱晨昔日闯入王家之时的大猫憨态,全然不同。
穿过中门,三年前王衍宴引的小院旁,养着四鳃鲈鱼的龙池泛起微微的波澜。
一道深沉的黑色墨痕在池水之中浮现。
随着吟诵之声渐渐高亢,一位白衣士子推开了院门,招手一引,巨大的墨龙头颅破开水面,腾跃而起,载着白衣士子,从王家的府邸之中,冲天而起。
墨龙在半空中盘旋,一笔墨痕在天际缓缓拉开。
墨痕曲折之间,正是一个‘先’字,紧接着墨龙俯冲向下方的街巷,第二个‘师’字犹如狂草。
墨迹清劲偏瘦,若是说第一个字落笔之时,还有些稳健沉凝,带着一丝迟缓,待到第二个字,便已经酣畅淋漓,一笔挥就。
随着一个个字迹活跃跳荡,跃动而出,墨龙行于街巷,依据街道房屋的结构,在建康城中铺陈施展。
王凝之乘龙挥笔,笔力碰撞之间,封锁了墨迹所行之处的天地元气,这首王凝之所做的兰亭诗挥洒,两行短诗的背后,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被引动。
这股力量引而不发ꓹ 似乎在呼应着什么。
在这股力量的加持之下,王凝之笔力挥洒ꓹ 道道墨痕就如同流云泻地一般,将笔迹所行之处的所有邪物魔头,全数抹杀于墨迹之中。
禦姐,請靠邊 未展芭蕉
如有实质的墨痕扫过ꓹ 将一位已经结丹的魔修搅成一滩浆泥!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宣起,一位身穿黑色袈裟的僧人ꓹ 挡在了笔锋之前。
他双耳垂过两肩,随着肩膀的摆动ꓹ 大如婴儿拳头的两个耳垂交击于胸前ꓹ 宛若合掌一般。
诡秘莫测的僧人露出一个微笑,周身浮现出暗金色,双臂一错,口诵佛门真言,双掌却血迹斑斑,浑身透着如同血海一般的凶厉之气。
“王凝之……若是你那个弟弟来了,贫僧还会忌惮三分!”
“但王家这一代ꓹ 数你最不成器,全靠自己的女人助你扬名。如此还敢挡我?”
说话之间ꓹ 他双手结印ꓹ 印法精妙无比ꓹ 左手抱拳虚握ꓹ 单手便结成了佛门秘传的法印——外相狮子印。
狮子庄严如神,拳中似乎有怒吼之声传出ꓹ 震慑一切邪魔。
但右手的法印却犹如跪地俯首的人牲ꓹ 乃是魔道祭祀法印。
如此左右手佛魔合一ꓹ 构成狮子怒噬人牲的神魔二相,便结成外缚狮子噬人法印ꓹ 攻向王凝之!
随着印法显化,一只血首狮子张口咆哮,震慑王凝之座下墨龙,随即血首狮子便噬咬向王凝之。
不料王凝之竟然丝毫不躲避,任由魔僧这道法印打在身上,一枚黑色棋子落下,化解了这一印。
他之前下笔书写的道道字迹,卷曲而来,化为刀盾枪矛剑戟,斩挡挑刺穿挂,朝着魔僧杀去。
魔僧口中发出佛魔合一的真言咒文,他的舌尖分化成叉,口中竟然同时念诵禅音魔咒两种声调,一尊长耳大佛法身在他身后显化,身躯伟岸,法力强横,张开双臂将那刀枪剑戟尽数架住。
魔僧手印再变,双手抱在一起,却是佛魔融合,神狮噬人化为狮子魔印。
但王献之笔下的墨迹已经融合成一团,化为一个写意的墨色身影。那个影子道袍飞舞,长须飘飘,随手挥舞一根树枝,便刺过了魔僧的长耳佛法相,从他的后心穿出。
魔僧挂在那根墨迹随手一撇画成的树枝上,语气艰涩,喘息道:“你们夫妻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我早有所料。”
“但你为何能破我祖师加持的法相!”
“传说心佛寺的妖僧可以请来一道祖师传法,留于法相之中。”谢道韫手持棋盘,从王凝之背后转了出来,微微点头道:“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按理来说,我夫妻二人联手也应该打不破元神天魔留在你法相之中的那一道法术!奈何你太小看王郎了!”
王凝之微微一笑道:“此诗固然是兰亭集诗,却也是我为师尊所作!”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
“你老师!”魔僧表情凝滞,继而生出极大的惊恐,王凝之的师尊岂不不就是孙恩天师?
兰亭集诗大多意境简陋,只能说是书一时之气,道蕴不算高妙。
但兰亭集却有一个可堪流传千古的名篇之序,更由王羲之将其升华为大神通,因此兰亭集中诗作,都可以引动大神通兰亭集序加持,而这道诗篇又恰巧是描绘一代天师的风姿。
如此,几乎必然能引得天师感应。
只要天师略作回应,便可当场请下一尊化身来!
更别说如今孙恩本人就在旁边的朱雀桥上与九幽道太上长老天魔苦泉纠缠,此诗一旦书就,对手几乎是必死之局!
隱婚萌妻,老公我要離婚! 蘇三蘇巳
魔僧知道,王凝之在孙恩门下,精修的乃是撒豆成兵的请神之术。
此人在道法之路上颇不成器,差其弟远矣,唯有此道还稍稍上得了台面。
但他可没想到,这般请神小术的台面,居然如此之高,区区一道请神之术,居然被其修炼到了如此境界。
各种机缘巧合之下,连天师化身都请的来!
将他挑起的墨人手中的墨枝一抖,将魔僧绞成泥浆,王凝之和谢道韫两人恭敬行礼,送墨人缓缓散去。
“夫君今日可教妾身刮目相看呢!”
谢道韫微微一笑道。
王凝之神色并无半点轻松,只是苦笑道:“若非恩师许可,父亲开辟了神通兰亭序,我只怕连其中一点神意都动不了!更请不下来!”
谢道韫从面前的棋盘上捻起一枚白子,道:“建康的护城大阵不知为何,没有升起,如今魔头以满城百姓为质,叫我等束手束脚,三位天师更要全力和天魔纠缠!”
“我在这里布下阵法,从乌衣巷向两边展开,渐渐把城南都护住;王知远那边钟声不断,护住了城东;道院朝天宫从城北大江而来,可以护住城北!”
“如今唯有城西无人守护!”
招財進寶 藍琴
“那边是太初宫所在,司马氏不知为何毫无动作,令姜……我去看看!”
王凝之对妻子招呼一声,便要动身前往。
只是刚刚举步,便将城北靠近大江的城墙,传来汹涌的大潮声。
江水疯狂上涌,漫过了城墙,悬如水幕,水幕之中是无数蛟龙大蟒毒蛇纠缠在一起,一只毒蛟盘身在城墙之上,随着巨大的身躯绞动,没有升起护城大阵的城墙赫然被绞断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毒蛟张口喷出一股殷红的毒雾,所到之处,生灵尽数倒毙,就连草木顽石沾染了都被腐蚀出白沫。
数十只至少也凝结了毒丹的蛟龙虫蛇,驾驱毒水冲入城中,一股股艳丽的毒瘴之气,朝着道院的道士涌去。
道院当先的一位道士摇身化为火焰巨神,吐出一股青蓝的真火,焚烧那些蔓延的瘴气毒雾。
群蛟之中,一只袖珍小巧,只有丈许长的青色毒蛇身子一阵扭曲。
突然如利箭一般,弹射而出,穿过了火焰巨人的胸口。
那十丈高的火焰巨人,胸口的火焰渐渐熄灭。
继而整个火人都飞散而去,露出其中已经化为白骨的道人尸骸。
谢道韫连落数子,黑白棋子之间灵光联络,顷刻间便升起一道光幕,堵住了城墙的缺口,王凝之驾驱墨龙,正要往城北而去,便听见有人喊住他道:“叔平莫急!”
王凝之闻声回头,却见谢玄持剑落在自己身后,神色虽然并非十分平静,却也不如其他人一般惊慌。
天下尋妖
“今日魔劫,乃是司马氏倒行逆施,放任魔道所为。钦天监那边已经无法启动四象周天大阵,如今城东、南、北处,皆有人守护。你与我去钦天监处,重启四象周天阵,方才能彻底了断魔劫!”
“可城北!”王凝之有些犹豫。
“城北有你弟弟!”
“献之他……”王凝之一时失语。
“除了献之,还有一人也来了!”谢玄脸上出现一丝僵硬的笑容,一闪而逝,道:“三位天师早就算计着司马氏勾结魔门必有行动,司马师虽然未必敢冒天下之不韪,但为了以防万一,我等还为其准备了一个对手……”
“我虽侥幸证得阳神,比起此人却大有不如。说起来,相比我父,此人才更称得上是中土第一阳神!”
王凝之脸色一阵变化,又惊又喜道:“父亲也来了!”
谢玄的神色无比凝重:“我等没有想到,魔道竟然有办法降下无上邪咒,拖住了大晋神道的力量,导致除了建康大阵之外第二道防线失守,如今正邪双方虽然我正道略占上风,初步控制了城内的局势,但魔道善于潜伏,趁着这番大乱,不知潜入了那些要害之所,暗害了多少同道……”
“而且三位天师虽然极力压制那三大天魔,但若有天魔不顾自身,强要毁灭建康,我等也非常被动。”
“故而这一局的关键,便是看我等何时能恢复建康大阵!”
“只要晚一刻恢复,便有一分不测之危!”
王凝之肃穆道:“如此说来,太初宫中才是最为危险的地方!”
“魔道的实力,只怕大半汇聚于太初宫中,司马家首鼠两端,亦不可信任。”
谢玄道:“城中的混乱,多半只是魔道用来混淆我等视线,拖住尔等的。他们真正的布置,只怕还是在太初宫那边!”
異界流氓大亨
…………
钦天监中,一位眼神充满邪气,手持折扇,一席白衣的青年,踏着钦天监司官的尸体,来到了四象周天阵的枢纽,法宝‘浑天仪’之前。
周围,钦天监的阴阳家尸横遍地。
随着青铜铸就得浑天仪在龙脉的推动下,缓缓运转,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数位魔道真传的身影。
更有三位气息深沉如海的魔头,站定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