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f1x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天啓預報 愛下-第八百九十四章 與傳奇戰鬥到底看書-ftvz8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这样的话,就算势均力敌了吧?”
海格力斯得意一笑,抬起手,吹了一道高亢的口哨。
虚空中再度有战马的嘶鸣响起,脚踏着寒风与海浪,那神俊的战马竟然是通体青色,宛如大海一般。
由海神波塞冬和四季之神德墨忒尔做创造出的神马阿里昂!
就这样,它驯服的低下头,任由海格力斯骑乘在身上,战意充沛!
槐诗,如临大敌。
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和压力!
自从成为升华者以来,第一次被人用时髦值比下去了!
这可不行啊。
槐诗也拔出了美德之剑,虚斩,呼唤出了乐园的白马。
针锋相对。
看到了吗,这玩意儿我也有!
只有白马斜眼不快的瞥着他,最后,又看向了对面的神明造物,便极为人性化的,往地上啐了一口。
自从跟了槐诗之后,就好像全然忘记了原本的端庄和礼仪,体重和性格都开始膨胀了,变得越来越不像话。
只能说,物似主人型。
跟了槐诗之后,就连王子的白马都迅速的痞子化了起来,从风度上就开始拉了胯。
和自己的主人对视时,就互相分外的嫌弃起来。
白马很蒙逼:你咋回事儿啊!咋又招惹这种你打不过的?
終極秒殺
槐诗更加蒙逼:你咋回事儿啊!你咋一匹马就来了啊!这个时候哪里是来一批马能解决了的事情?我这是让你去找娴来佛祖搬救兵的好么!
白马更加悲愤的瞪过来:没信号,联系不上!你以为我不想?你也不瞅瞅你这是啥鬼地方!都快跑出太阳系了,别说6G!WIFI有吗?
一人一马相顾无言。
心中齐齐浮现了四个字:【完犊子了】
而神马阿里昂之上,好整以暇的海格力斯昂首发问,“现在,准备好了吗?”
没有。
厲王的棄妃
再等会儿。
下次一定好不好?
槐诗叹息了一声,回头看过去,想了一下,认真的问道:
“有一说一,海兄你我一见如故,情投意合,可谓相交莫逆。但小弟我有一件事不太明白,能不能请你为我解释一下?”
海格力斯平静的颔首,但眼瞳却死死的锁定着槐诗的所在。
像是展开狩猎之前的鹰隼那样。
没有丝毫的放松。
“——像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何必给普布留斯效力呢?”
槐诗摊手,好奇的问道:“你看,想来你不会屈尊去做一个提线傀儡,要说一展抱负的话,不如弃暗投明ꓹ 加入我们天文会怎么样?
待遇大大滴好,玛尼大大滴有ꓹ 维护世界,保护和平,哪里不比当一个炼金术师的狗腿子强?”
“听起来倒是不错ꓹ 不过我不会考虑。”
冥火
海格力斯摇头,平静的否决ꓹ “我所遵从的并不是普布留斯,而是神明的御意。既然诸神令我得以降临此处ꓹ 那么必然就有我的使命。”
“诸神?”槐诗不解ꓹ “你不也曾经是诸神之一么?”
海格力斯笑了:“难道不是正因如此,我才无法喜欢现在的世代吗?”
“是作为神的那一面不喜欢,还是作为人的那一面无法接受呢?”
槐诗凝视着他的面孔,再度问道:“还是说,已经不想再延续下去了呢,海格力斯?”
“难道不都一样么?”
海格力斯大笑:“槐诗,我知道你的想法ꓹ 但大可不必。我的时代,我的冒险ꓹ 我的战争ꓹ 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丹帝獨尊 熱血少年
幻想神國
既然命运让你我能够在这庄严的神境中相逢ꓹ 那么便只要奉上感激便好ꓹ 将这当做这一生辛劳的犒赏吧!
上神陰陽錄
其他的,不要再多管——”
就这样的ꓹ 他拉扯着缰绳ꓹ 再不掩饰自己的战意:“在这幻梦一般的短暂新生里ꓹ 请同我一齐厮杀吧!”
“那就没办法了啊。”
槐诗遗憾的耸肩,“不过ꓹ 至少终于听到了这一句真心话。”
那一瞬间,他的眼瞳被剑刃上的光华照亮。
巨响轰鸣。
因为有疾风怒涛呼啸而来。
沧海鸣动的巨响从海神祝福之马的铁蹄之下迸发,有冻结的寒风扑面而来,紧接着,便是那一道汇聚了无穷热度的燃烧剑刃!
一瞬间的交错,槐诗的半身被笼罩在火焰之中,迅速熄灭。
握剑的右手几乎已经失去了感觉,金属化虎口上崩裂开了一道缝隙,正在不由自主的抽搐着。
而战场的另一头,海格力斯大笑着,调转缰绳,回头,阿里昂嘶鸣着,向着他,再度疾驰而来!
死亡预感浮现。
槐诗瞪大了眼睛。
原本,他以为,骑乘了神马之后的海格力斯,虽然变强,可是无法再动用自己变幻莫测的步伐去展现出击杀海德拉的圣誓,未必不能应对。
可现在,才发现……放弃了那样诡异技艺的海格力斯,变得更加的棘手和难缠!
因为在收起了短剑之后,海格力斯终于将腰间那一柄槐诗未曾见过的长剑出鞘了。
玛尔法德瓦斯。
燃烧着永恒烈焰和斗争,由火神为传奇英雄所锻造的绝世宝剑!
其威光与战争同在,其锋锐于传说同存!
后世不知道多少神兵利器是因它所留存的传说而锻造而出,就好像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是仰望着海格力斯的背影而出现那样……
那是同海格力斯一同刻入历史上的奇迹。
传奇英雄的不败之证!
“来吧,战士!”
我的夫君是吸血魔王 藍蘭瀾
海格力斯豪迈的大笑着,卷着滔天海浪,策动战马和洪流,斩落剑刃,同燃烧的斧刃碰撞在一处。
槐诗眼前一黑,感觉到灵魂之中迸发的剧震。
愤怒之斧上竟然浮现了一道裂隙。
这是……第二种极意?
圣誓·摧坚!
不对,应该是第三种才对……
因为第二种,自己已经领教到了。
这种内心中不断浮现的惊慌和沉甸甸的预感,乃至死亡预感的尖叫轰鸣,来自对手的全方面压制,就连灵魂都开始彷徨。
被如此豪迈的姿态所压制了。
发自内心的,恐惧着对手,感觉自己无法赢得胜利……
圣誓·神毁!
“真卑鄙啊,海格力斯。”槐诗感慨,躲过了火神之剑的劈斩,只看到一道裂隙从自己原本所在的地方延伸到远方。
“喂,精神攻击算什么好汉!”
“哈哈哈,抱歉,我可说不上是什么高洁之人,战场也不是讲道德的地方——既然已经开战,只要能胜利,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我都会用的理直气壮!”
阿里昂嘶鸣着,人立而起,海格力斯毫无羞愧的微笑,纵声呼喊:“来吧,来吧,代表新世代的战士,让我们堂堂正正,不择手段的,决一胜负!”
槐诗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时候应该说什么?
他想了想,认真的说:“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用装什么正人君子了。”
那一瞬间,归墟的大门从他身后打开,永恒的黑暗和数之不尽的噩梦随着绝望、苦痛、怨憎、愤怒和悲伤,井喷而出。
当燃烧旌旗的虚影浮现,一切便笼罩在大司命的领域之中。
由熔炉而锻造出无形地狱,于此降临!
极意·交响的高亢鸣叫,于此迸发!
神马阿里昂的疾驰停顿了一瞬,洪流被黑暗所覆盖,四季之风的辅助竟然也消失无踪,短暂的,被压制了!
而白马之上的槐诗,疾驰而来。
再度,交错而过。
火花飞迸。
海格力斯收剑入鞘,摘下背后的长弓,饱蘸海德拉毒血的箭矢连发,被槐诗以逝水短枪轻描淡写的隔开。
猛毒落入了暗影之中,瞬间,消失无踪,只有一丛丛纯白的鸢尾花开放。
在剧毒之中,传奇的英雄面不改色,笑容依旧爽朗而愉快,驰骋在这绝望的黑暗里,手中的火焰之剑熠熠生辉!
这微不足道的怨憎无法阻拦他的步伐,来自敌人的愤怒只会令他更加的强大。
逆境的到来,只会令他的斗志,越发的昂扬!
这是历战无数之后,绝对的信心和绝对的勇武所凝结的第四种极意!
圣誓·不败!
火神之剑轰然而落,再度,将槐诗手中长枪的投影击溃,而这一次,神马竟然毫无征兆的在原地停顿,折返,没有任何缓冲和蓄力,好像将整个空间都玩弄在脚下那样,再度朝着槐诗冲撞而来!
白马瞪大眼睛,不甘示弱的撞了过去。
不顾自身被洪流所切裂,冰霜在它的伤口上结晶拓展,白马张口,竟然咬向了阿里昂,美德之剑的化身嘶鸣,让背上的家伙赶快给他加把劲。
给我拿出身为乐园王子的骨气来啊,混账!
槐诗咆哮。
双手握紧了苦痛之锤,同火神之剑再度砸向了一处,极意·交响收束了四周一切余音,共鸣和共振的力量自槐诗的双手中爆发,硬撼着来自海格力斯的无穷力量。
海格力斯眼中的光芒更胜,驾驭着阿里昂,再度拉开了距离,准备下一次冲击。
龍珠之最強神話
可这一次,槐诗竟然紧追而来!
毫无征兆的,阿里昂马蹄下的黑暗骤然沸腾起来,蛰伏已久的巨蟒点射而出,纠缠在上面,漆黑的巨蟒张口,撕咬着神马得血肉,竟然连同海格力斯都一起束缚!
这是……
海格力斯瞪大眼睛,愕然,未曾想到。
悲伤之索!
这是早已经再度蜕变,一直被槐诗藏在暗中的底牌,悲伤之索!
愤怒之斧调转,在空中划过了凶戾的弧度,向着海格力斯的头颅斩下。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海格力斯骤然深吸了一口气,纵声咆哮,古铜色的皮肤下浮现出灼红的光芒,竟然强行将那巨蟒的束缚扯开了一隙!
此等束缚,诚然恐怖,可在这里的却不是拉奥孔!
火神之剑挡住了愤怒之斧的劈斩。
而就在那一瞬间,他听见了槐诗竭尽全力的呼喊:
“别西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