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zaxf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村長 線上看-603 劉支書要生老五?鑒賞-k2qip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看着刘春来,康力公司的两位领导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
付款?
对方现在就是抓住这一点,第二批应付款项,一直都没打。
他们来这里,也是为了这个。
不付?
后续怎么合作?
三国之勐将雄兵 树下黄狼
别人不知道这次的合作对康力公司有多重要,只有康力公司高层清楚。
刘春来这个根本没有去过香江的人,难道知道康力公司的情况?
不管是李弼还是杨涛,两人都不这样认为。
刘春来是借着机会想要讹诈他们。
“刘先生,你如果有什么具有建设性的提议,不妨说出来,我们可以适当考虑。”李弼压抑着心头的反感,脸上依然表现出足够的涵养功夫。
康力需要这个业务。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刘春来摇头,表示没有任何意见。
“现在我们正在跟胜利公司的人谈判,之前国内已经有引进胜利公司的彩电生产线,虽然价格贵了一些,不过在技术方面有保障,他们的技术人员也不会讹诈我们。”
刘春来堵死了对方的话。
康力公司的优势就是在价格足够低。
价格低,意味着技术落后,这也是事实,在国际市场上,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胜利公司的生产线贵,人家技术属于国际前列,没法比啊。
于是,双方第一次的接触,就以失败告终。
“春来……”
“不用说,等他们继续找我们。”刘春来阻止了他爹,“爹,到了现在,这事情没得商量了。如果我们有一点的退让,后续的合作,就无法按照我们的想法……”
他自然知道老爹在担心什么。
不仅是刘支书,严劲松以及许志强等人同样也是担心不已。
奈何,刘春来在这事情上有着自己的想法,也没有跟这些大佬们解释。
没法干涉,只能闹心地等着。
“对了,爹,春雨厂那边给你制的大衣搞好了,要不咱们去看看?”刘春来为了转移老头子的注意力,突然开口。
刘福旺一脸懵逼,“啥?”
“就是我答应你的那件大衣啊!行走的十万元户!”说这话的时候,刘春来心思很复杂。
老头子向来强势,这辈子在美帝的飞机坦克大炮前就没认怂过。
回来后,却因为钱……
“真的?”刘福旺一脸不信,“你狗曰的,这话说了多少次了?哄老子耍!”
在他看来,刘春来一直都是哄自己的。
上次说这个,到现在都没进展。
老头自己也知道,这狗曰的满口跑火车。
十万啊!
一捆大团结,也不过才一千。
这得要100捆!
“走吧,孙小玉亲自给你缝的,衣服在八祖祖家里。”看着老头一脸不情愿,刘春来笑着拉老头往刘八爷的院子而去。
离开了葫芦村的大队部后,在车上的李弼跟杨涛两人,心情可想而知。
车是蓬县安排的一辆212。
冬日里,在山路上行驶,不仅颠簸,212吉普的篷布缝隙,寒冷不断往车里钻。
香江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夏季高温多雨,冬季温和少雨,冬天根本就不会太冷。
即使来了这边,有中方人员给的军大衣,两人依然觉得刺骨的寒冷不断从脖子、袖口等位置往衣服里面灌,冷到了骨子里。
身体的冷,远比不上他们心里冷。
“停车!”
到了大坪湾的时候,看着路边被推平的区域上的厂房,李弼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我们去看看他们的基础建设。”
李弼的要求很合理,司机自然不会有意见。
对于这两裹在军大衣里面的人,根本没有几个人理会。
轻钢结构的厂房四周砖墙已经砌起来了。
金牌特工,傾世太子妃 蔚安然
地面全部都已经硬化。
生产线设备整齐地堆放在车间中间。
看守这些设备的民兵看着两人,也没有驱逐。
只要他们不靠近设备,自然就没问题。
两人没有跟看守的民兵以及工人们沟通,溜达了一圈后就出来了。
“李总,他们的基础厂房已经修建好了,终止合同,我认为是为了其他的目的,想要得到更多好处!很有可能,是中间商卡尔特跟李天佑等人的授意……”
在了解这边厂房已经通电,生产线大多数设备都已经运到后,杨涛再也忍不住了。
李弼看着他,一脸苦涩。
“显然,他们有别的目的。”
这一点,其实谁都清楚。
唯一让人没想到的就是没有任何优势的中方居然率先发作。
康力的人确实有错再先。
不管怎么说,也不至于到这样的程度。
两人看着这一片厂房,心思都变得复杂起来。
公司的利益,那是必须保证的。
公司的困境,也是需要解决的。
司机见到两人过来,直接发动汽车,两人上车后,就一脚油门,向着县城而去。
刘八爷的宅子里。
“我说,春来啊,你也不怕你老汉儿出去被人就给抢了?财不露白啊!”
刘八爷双手拢在一起,提着一个竹篾编织的烘笼,缩在他的逍遥椅上。
冬天太冷,老爷子也不看金瓶梅了。
每天没事就是坐在逍遥椅上,抱着烘笼打瞌睡。
不过今天,宅子里有了让老爷子感兴趣的事情。
刘春来让制衣厂的人给制了一件棉大衣!
棉大衣,对刘八爷来说,没有啥吸引力。
可一件棉大衣里面是一排排的衣兜,这就有点吸引力了。
要是这些兜里每个兜都装是上一叠大团结呢?
“MMP!以前有句话,叫做腰缠万贯,你们这是要来个身带十万贯?”刘八爷见刘春来只是闷头往兜里装一摞一摞的大团结,刘福旺的嘴巴能塞下一个拳头,流着口水看着刘春来的动作,刘八爷一脸鄙视地说道。
同时,心中也是有些羡慕。
自己当初可怎么就没想过这事情?
他以前干过的,最多也不过是在腰上缠十根金条。
不是他家银窖里那种巨大的金条。
“八祖祖,这可不是什么身带十万贯。现在不是兴说万元户嘛。明天全县开大会,各个乡镇的万元户做报告呢……咱们这叫行走的十万元户!”
刘春来一边往大衣内部的兜里塞一摞摞没有拆封条、崭新的大团结,一边跟刘八爷打趣。
“八祖祖,要不,我给你也整一件?”
“算求了。这纸币不值钱,指不定以后就像以前的法币……黄金倒是值钱,塞多了,老子怕被压死……”刘八爷一脸鄙视,“出去了就特么的像个暴发户!”
刘福旺本来还在琢磨,有了这十万,自己走路该怎么走。
究竟每天出门是先迈左脚还是迈右脚,看到严劲松的时候要怎么拿捏。
听到刘八爷说这像暴发户,顿时不乐意了。
“八爷,你这话就要不得了。啥叫暴发户?咱们这钱不偷不抢呢!你当初到蓉城读新学,腰里不都是带着现大洋跟金鱼嘛,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腰里有钱,遇事不慌。到了青楼,头牌都上赶着……”
刘福旺一直都等着自己有钱呢。
这辈子,穷够了。
当初刘春来提议这个,他认为这小狗曰的应该是听了刘八爷的吹嘘,要让他也感受一下。
“老子……”
一时间,刘八爷不知道如何回答。
当年他是用的祖上积累的。
现在,刘福旺这狗曰的可是用的他儿子的……
刘春来在一边,正竖着耳朵准备听刘八爷当年的勇,奈何,老爷子不吭声,提着烘笼就回房间了。
大衣一周,每排缝了十个口袋。
从上到下,一共十排。
刚好装12万。
装完后,刘春来提了提,不由咋舌。
真特么的重!
“爹,要不,用个口袋装?”
刘春来问刘福旺。
刘福旺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就这样,挺好的!老子以后看看谁还敢说老子穷!”
老头双眼放光地把藏青色的棉大衣抢过来,生怕儿子反悔。
入手,棉大衣沉甸甸的。
那是充实的感觉。
刘福旺也不管其他,把身上的短袄子脱下来,直接就把棉大衣穿在了身上。
整个人,瞬间臃肿了一圈。
跟军大衣其实差不多,颜色是灰黑色,耐脏。
不过没有军大衣的领子。
也没有什么款式不款式的。
原本孙小玉想要做成那种西装的V领,再配上一条围巾,好看多了。
奈何,刘支书是从来不会系围巾的。
装上钱后,整个大衣就变得臃肿,在这样的情况下,审美,就先得放一边去了。
要不然,一件大衣也不用搞这么长时间。
原本刘春来是指望设计出来后,可以推向市场。
奈何,这年头,冬装里面,最受人欢迎的,就是军大衣了。
用料好,价格低廉。
以前准备打第三次世界大战,各种物质没少生产。
现在国际环境变化了,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无限缩小,整个国家的方向就奔着赚小钱钱去了。
以前积压的,自然要变成资金了。
最终,刘大队长放弃了。
还好,床单什么的,到了冬天,因为不少人结婚都是等农闲,还有不小的市场。
刘支书根本不觉得这衣服臃肿跟沉重,穿在身上后,转了一圈,“春来,老子看起来像不像有钱人?”
“爹,我觉得如果你戴上一顶谢高全那种帽子,就像以前的地主老财了……”刘春来打趣着。
刘福旺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
衣服里面装着12万,怕刘春来这小狗曰的反悔,话都不说一句,直接就走了。
“你也不怕你爹晚上瞌睡都睡不着?”
刘八爷在一旁看着,见刘福旺走了,才开口问。
蜷缩在椅子上的身体,动都没动一下。
老爷子见过世面的。
黄金、白银、大洋、法币、软妹币,都没少见过。
但是刘福旺没有见过啥钱啊。
“他一直都想要。挣钱不给家人花,挣钱还有啥意思?”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他敢肯定,刘福旺晚上肯定是睡不着的。
估计老娘都会被吓到。
就是不知道那钱,明天还能剩下多少。
縱寵——傲世狂妃 安若隱
杨爱群看着一两千都紧张得不得了呢。
这也不能怪刘春来。
蛇皮口袋扛钱回来,老娘口里没说,心中不知道怎么想。
胤禛总裁是萌物 水淼渺
至少,现在也不算突然了。
刘福旺从刘八爷的宅子里出来,往前走一步,都会回头去看一眼,生怕钱掉了。
一叠那可是一千!
别说现在大队有工资,也差不多是他这个大队长一年的收入了。
以前就连交粮时,也不曾有过这么多钱。
“支书,你这是干啥呢?”
一路上,遇到的人不断打招呼,特别奇怪刘福旺一走一回头,每次都回头看好久。
难不成有人在追他?
遇到有人打招呼,刘福旺也不搭话,只是笑笑,把大衣抓紧,然后往家里而去。
一走三回头。
“刘支书怕是中邪了吧?不对啊,他可是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不会怕鬼吧……”
这几乎是所有遇到刘福旺的人心中的想法。
好不容易,刘福旺到了养鸡场。
杨爱群没在这里!
麻杆说是她回去了。
看着刘福旺脸色不好,狗腿子一脸关切,却让刘支书怀疑他是想要抢自己的钱。
也不说话,转身就走。
边走边回头。
就怕钱掉了。
“支书,我这没干啥啊……”瘦猴一脸疑惑。
难道自己干了啥事儿,才让支书边走边回头看自己?
太特么的反常了。
可不管怎么想,也没觉得自己有啥不对的啊。
支书现在也不需要狗腿子跟着,自己在这里帮着支书婆娘守着养鸡场呢……
一直到天快黑了,刘福旺才走到自己家旁边。
刚好遇到杨爱群要到山上去。
“爱群,你别去了……”刘福旺也不管杨爱群的意见,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家里去。
杨爱群被他把胳膊都给抓疼了,顿时火大。
“干啥子?鬼撵慌了?”
尤其是看着刘福旺边拉着她回去,边往后面看。
就好像有谁在追他。
可又不紧迫。
真遇到鬼了?
次元经纪人
刘福旺喘着粗气,也不说话,一直拉着杨爱群往家里走。
到了地坝边,刘秋菊打招呼,他也没听到。
拉着抱怨不已的杨爱群直接往房间里去,看得刘秋菊愣神不已。
老汉儿这样子,是她没见过的。
怕不是又被哥给气着了,准备再生个老五吧?
一想到这里,刘秋菊就瞪大了眼睛,红云爬满了脸颊,耳根子也烧得慌……
“当家的,你疯了?有屁就赶紧放!我还要去山上换瘦猴呢!那狗曰的一天也不用心,有时候鸡在外头过夜都不晓得……”回了房间,杨爱群火大不已。
看着刘福旺迅速地把门关上,上了门栓,顿时瞪大了眼睛。
“MMP!都好几十的人了……”
她以为,刘福旺真的想要生个老五出来!
闺女在地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