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b265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靈器復甦 木羽瀾風-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你早就知道!展示-gz0xq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李淳风意识到了什么,看了一眼袁天罡,然后说道:“师弟,你不要怪师父,他知道很多事情,但都不能去改变,因为无论他做什么,每一件事情都会朝着他看到的结果发展。他不做,结局是这样,他做了,结局还是这样。”
袁天罡也说道:“预言未来的事情,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你知道得再多,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发生,却无力去更改结局。师父他老人家能出的选择,就是尽量地在看见这件事的结局之后,去留下后续补救的措施。”
当他从《推背图》驿站回来后,和师父提起自己在驿站里见到的关于袁天罡和李淳风所做的预言后,师父说了一句:他们还真是多嘴。
辰风现在才明白,师父不是从袁天罡和李淳风那里得知这个预言的,而是他自己做了这个预言!
“那就是说,师父看见了所有事情,他看见了九号驿站会毁掉,看见了小镇那么多人会被杀,看见了……”
辰风握紧了拳头:“看见了安若雪会为了保护驿站——为了保护我而死去吗?”
袁天罡和李淳风面面相觑,他们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辰风明显有些不对劲了。
李淳风把手中的拂尘放下,说道:“你要明白,即便师父看见了,他也无能为力。”
“如果他知道所有的事情,他至少可以提前告诉我!”辰风低沉地说道。
他的身上有一股若隐若现的黑气闪烁而过。
“师弟,他告诉你又能怎样,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放屁!”
辰风的眼里逐渐被黑色的阴霾笼罩住。
他冷冷地扫视了一眼袁天罡和李淳风两人,一步踏出,转眼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辰风哥哥!”
空空和妙妙互相对视了一眼,瞪大了眼睛。
他们感觉到辰风身上哪里不太对。
“我们好像又多嘴了。”
李淳风和袁天罡两人看着辰风的背影,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辰风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他们并没有料到。
——
辰风站在了天衍轮回塔中,看着那具森然的始骨。
他冷漠地走过去,伸手触碰在了始骨上。
他需要一个答案!
始骨很快幻化出了血肉,凝聚出了衣服,幻化出了老爷子的样子。
辰风后退了两步,低着头,没有说话。
老爷子也看着他,没有说话。
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安静。
师徒俩就那样站着,好像谁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
许久,老爷子才微微叹了口气。
“你想问我什么?”他说道。
辰风依旧低着头:“你早就知道我今天会来找你?”
“是。”老爷子的声音有些疲倦。
“那你不是已经知道我想问你什么了?”辰风闷闷地说道。
老爷子眼里微微闪烁了一些光芒,似乎有些暗淡。
“对不起。”他道。
“我来找你,不是要你的道歉!”
辰风低吼道。
老爷子微微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
他看着这个最小的徒弟,眼里满是愧疚和疼惜。
辰风从来都没有用这种愤怒的语气和他说话。
这个孩子礼貌,温和,善良,对他很敬重,从不惹他生气,总是会努力去修炼,去完成他交待的任何事情。
但今日的辰风,声音变了一个味。
有愤怒,有不甘,有怨恨。
“你拥有预言的能力。”
“是。”
“所以你看见了未来发生的任何事情?”
“我只看见了一些事情的结局,也只是一个结局而已。”
“那你知道安若雪会为了保护我而死?你知道小镇那两万人会无辜受牵连而死?你知道我会背负巨大的压力而不会崩溃?你知道我一定会抗下这份从来都不属于我的责任?你知道即便这件事对我来说不公平我也一定会去做?”
辰风在咆哮着。
哪怕当初安若雪出事,他都忍住了。
他知道自己需要理智地去保护好驿站的人。
可是今日得知老爷子提前知道所有事,还让他去做那些事。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愚弄了一样。
真相,就像是压垮了辰风的最后一根稻草。
辰风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可以操控的木偶,一枚棋子,是不是?”
老爷子吃惊地看着辰风:“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木偶,你一直都是我的徒弟。”
“但你都看见了!”
辰风吼道:“你看见了一切,你看见了所有事情的发展,你知道我什么事情都会奋不顾身地替你去完成,可你知道一切事情的结局,却都没有告诉我!”
他握着拳头,浑身都在发抖。
一股难以言状的欺骗感笼罩着他。
“我那么相信你,那么敬重你,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你说什么话,我都会去做,你吩咐什么,我都会拼命地完成!因为你是我师父,我无条件地相信你。
可到现在我才明白,无论我做什么,都是你预料之内的。你知道我一定会去顺着你的指示而走,你让我去调查时间相关的人,即便你早就清楚幽老怪在找什么人。你让我到过去唤醒弘道人的记忆,即便你早就清楚我改变不了什么。你让我去保护那些人,你让我去历史寻找真相。
我就是你的棋子,你说一句话,我就去做一件事。我下一步做什么,都在你的预料之中,而你引导着我一步一步达到你已经看到的结局,你把我玩弄于股掌之中!”
任何人都可以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但唯独他师父不行!
因为他任何事情都按照师父的指示去做的。
而这些事情都是师父在提前知道结局的情况下,让他去完成。
他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棋子,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师父早就看到的结局里。
可是师父却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无论他怎么努力,他都摆脱不了那个结局!
因为,预言中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老爷子怔怔地看着辰风。
他脸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许多,整个人仿佛被岁月抽走了力量,变得无力和沧桑。
他微微摇头:“你是我徒弟,我不会害你。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我只是知道一些事情的结局,但无法预知过程。我改变不了结局,但我可以让你走向这个结局的过程不那么坎坷。”
“是吗?你觉得你操控我走向那个结局的过程是最正确的?你觉得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那你是不是也早就预知了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辰风缓缓地抬起头。
他的两只眼睛已经完全被一股黑气所笼罩,那深邃的眼睛,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好似要吞噬掉世间万物,极为阴森。

i9b7e精华都市异能 靈器復甦笔趣-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活在過去行走未來展示-fodj5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两位前辈怎么——”
辰风诧异地看着这两人。
赫然是当初在驿站里见到的李淳风和袁天罡两位老道!
这两位老道仍然是一身道士简装打扮,出尘朴素,落落大方,手里提着拂尘,倒是一副仙风道骨模样。
“哈哈,这声前辈就免了。”
袁天罡看着辰风,捋了捋长须。
“是啊!同门师兄弟,没那么多繁文缛节,叫声师兄即可。”李淳风朗声说道。
“师兄?”
辰风这才记起来,上次老爷子提到,他在过去收了两个多嘴的徒弟,给还未出生的辰风做了一个预言。
“怎么?师父没和你提起过?”袁天罡笑道。
辰风迟疑道:“师父提过,只是你们能来,我有些意外。”
“哈哈,这有何意外,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当初说了什么吗?”李淳风意味深长地问道。
辰风回想着在《推背图》驿站见到的两位老道所说的话,当时他询问两人,为何推背图驿站都失控成那样了,身为驿站里强大的灵器意识,却不出手帮忙?
然后两人就开始一唱一和地回应辰风:
“你又怎知坐在你面前的我们,是灵器的意识,而非真人?”
“你又怎知坐在你面前的我们,是真人,而非幻影?”
“你又怎知坐你面前的我们,是幻影,而非乾坤定数?”
“世间万物,虚虚实实,天道乾坤,自有轮回,我们只是活在过去,又为何不能行走在将来?”
——
辰风若有所思地说道:“你们活在过去,但能行走于将来,原来是这个意思!”
活在过去,但被空空和妙妙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拉到了现代来。
辰风才领悟到,那天他们两位讲的话竟然蕴含玄机,把今日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虚虚实实,天道乾坤,自有轮回。
他们两个在《推背图》的时候似乎就在辰风面前做预言!
“哈哈,师弟想明白了?”李淳风抚须而笑。
“你们是怎么遇到空空和妙妙的?”辰风问道。
“是他们来找我的。”空空说道。
“对,我们本来是去找岳飞叔叔的,但闯进了一个道观,空空说肚子饿了,就溜进去偷吃东西,结果被逮个正着!”妙妙说道。
空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我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年代啊!谁知道他们放了一杯金桔柠檬汁在那里。”
“哼,一杯金桔柠檬汁就把你给逮着了,你还好意思讲!”妙妙插着腰。
“如果不是因为金桔柠檬汁,我们还不一定找得到他们呢!”空空理直气壮地说道。
“柠檬汁?”
辰风惊讶地看着袁天罡和李淳风:“这也是两位师兄的预言?”
两位老道对视了一眼,再次大笑。
“那倒不是,师父当初说,有古灵精怪小顽童好金桔柠檬汁,若是将来感知不对,可取几个金桔柠檬稍微调和清茶,兴许能够解答北辰之惑。”李淳风说道。
空空微微张着小嘴巴:“啊!原来是顾爷爷放的诱饵!我居然上钩了!”
辰风十分意外!
“这样看来,当初你们遇到的师父,应该是这个年代的师父,师父早就知道空空和妙妙会在历史上乱跑么?”
因为只有现代的师父,才知道空空最喜欢喝金桔柠檬茶!
也知道怎么逮住馋嘴的小空空!
那就意味着师父极有可能是穿越到了李淳风和袁天罡的年代,把话留给了他们,布下了一个后手。
“那顾爷爷是早就知道我们有把人拉到现代的本事么?不对啊!我们知道自己有这个能力的时候,顾爷爷已经不在这个年代了,他怎么会那么确定,我们就一定能够遇到两位过去的师兄呢!”妙妙疑惑道。
那片区域乱七八糟,出现的历史出口是不确定的,连空空和妙妙都没有办法确定自己到底会跑到哪段历史中。
那老爷子是怎么肯定空空和妙妙就能够误打误撞跑进袁天罡和李淳风的道观里去?
“你要明白,我们用星术五行看见未来,这种道术,是传承于师父。”袁天罡说道。
“换句话说,师父也有预知未来的本事!所以他教了我们一手,不然你以为我们怎么能够顺利从幽老怪阵法里出来的?”李淳风笑道。
空空和妙妙出生地变得紊乱了之后,季阿公就用血护遮天把那块地给保护了起来,使得幽老怪进不去。
但幽老怪进不去,他却知道那个地方事关重大,所以索性又在那片被血护遮天保护后的整片区域外面,用他的手段给再次围了起来。
他进不去,也不让辰风进去。
辰风本来还想着怎么去接空空和妙妙回来,没想到是这两位师兄帮的忙——或者说师父早就料到了,留了一手。
“咦?顾爷爷有遇见未来这个本事吗?他没和我们提起过啊!”空空抓着脑袋。
“他有,而且比我们还要厉害。”袁天罡说道。
辰风皱起眉头,问道:“那师父,岂不是也预料到这些事情?他如果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会被修道者易主,难道不能很早就开始去准备对付他们吗?”
袁天罡和李淳风对视了一眼。
半晌,袁天罡才说道:“你要明白,预言未来,不是一种精确的过程感知,而是一种结果的提前解读。也就是说,任何预言,都很难看见所有的过程,只能看见未来的结局。今天发生的事情,其实师父很早就清楚,只是——”
袁天罡说到这里,停住了,他似乎在想怎么来解释。
不过李淳风接下去说道:“只是——预言就是预言,当师父在过去的时候看见了这个局面,那就意味着这个局面一定会发生。无论他做什么,都会导致这个结局,没有办法改变。如果能够被改变,那么这件事就不能叫预言了。”
“没错,如果你预言到了一个人会溺亡,但你去提醒他了,让他保住了性命,使得他不会溺亡,这就与你所做的预言不符合,那你还能说自己是在做预言吗?你连结果都没有预言对,怎么说自己在做预言?”袁天罡说道。
空空挠了挠头:“按照你这样说,那是因为我提前预言了结局,才使得那个人不会死啊!”
“那只能说明你的预言是错的,而不能说你改变了预言的结局。真正的事实是,无论你是否去提醒,这个人其实根本都不会溺亡。如果他注定了要死,你再怎么干涉,都会导致他的溺亡,这才叫预言。能够被改变结局的,就不叫预言!”李淳风说道。
辰风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师父既然能够看到未来,那么他早就知道会发生今日的局面吗?他早知道这个世界的烂摊子需要我来收拾吗?”

lgio1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靈器復甦 txt-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找文物-c3rep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自从辰风的母亲去世后,辰风一直都会照顾老爸的感受,所以老爸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很配合,该相亲的相亲,该打扫的打扫,不想让老爸觉得自己管不住儿子了。
但辰风也不可能真那么老实的。
他一边清理着沙发边边角角的灰尘,一边思考着晚上趁老爸睡着了,自己独自去一趟湖泊,找找辰某人,把事情问个清楚。
穆弘他们三个一脸无奈地被辰老爸指使着,把墙壁都粉刷了一遍,又迅速地烘干,去甲醛,去异味,一气呵成。
有镇灵师的气诀在,感觉生产效率妥妥地提升一大截。
“原来化窍期的镇灵师都这么能干,早说嘛!你们气诀这么厉害,不用来干家务,真是浪费!”
辰老爸感觉找到化窍期高手新的使用价值,这么好使唤的帮手,能够让生活品质上升一个档次。
他觉得自己以前放任着不使唤辰风装修房子,真是太浪费了!
“辰先生,墙刷好了,还有什么吩咐?”
易清河擦了把汗,把油漆桶放到一边,吹了口气,把衣服沾到的油漆给吹掉,才询问道。
“我这边烟囱也打扫好了。”
穆弘灰头土脸地爬下来,气诀震了一下,把身上的灰尘给震开。
“鸭圈的瓦片也换好了。”
单靖安从屋檐跳下来,把身上的鸭毛和鹅毛给掸掉。
“都做完吗?挺好,你们先休息下,晚上煮个大餐犒劳大家!”
辰老爸正系着围裙,挥着汤勺,在厨房里忙活着。
本来易清河他们身为曾经九州的高层,都有着各种强大的灵器,能够让食物变得美味,但辰风不能吃那些灵器做出来的美食,所以辰老爸就亲自下厨。
家里有电磁炉和煤气灶,但辰老爸发现炖鹅肉这种东西用电磁炉和煤气灶烧起来的火不够入味,用柴火烧才是实在的。
当然,祸斗的火焰就更棒了!
“祸斗,加大火力!”辰老爸喊道。
祸斗正躺在了炉膛里,懒洋洋地喷着火。
它这阵子一直跟着辰老爸,除了要兼顾辰风交给它保护老爸的任务外,还要兼职帮辰老爸烧火做饭。
辰老爸就像养着一条小狗崽一样养着祸斗,辰风从季阿公的那棵树里翻出一件“修葺一新”灵器,给老爸用。
为了养祸斗,辰风的房间每隔几天都要被老爸烧一次。
当然有时候,辰老爸也会烧自己的东西给祸斗吃,都是他极为珍贵的东西,把祸斗养得黑黑胖胖的。
在老爸的教导下,祸斗已经成功地学会了精准掌控火候,大火小火,文火武火,样样精通。
易清河三人看见辰风的老爸不再派家务给他们了,如释重负,连忙往坐在门口的辰风那里跑。
“怎么样?有什么新消息吗?”辰风问道。
“还是老样子。”
易清河他们三人把打听来的消息简单地说了一遍,包括那座城市多了什么变化,镇灵师多了几个人,九州的重心最近转移到哪里,他们都简单地汇报了一遍。
辰风微微点头,又交待了他们一件事。
“去古玩市场找文物?这是做什么?”易清河三人面面相觑,颇为不解。
古玩市场的文物对他们而言,什么用都没有。
镇灵师的灵器才是标志着历史的东西,有特殊的能力,可比那些没有复苏的历史死文物要珍贵多了。
在这种关头,如果辰风要让他们去找灵器,他们可以理解,但是找文物?
“你们就去找,不用去管来历,但一定要是有历史的,那些赝品就不用考虑了。”辰风说道。
“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那些文物对我们就跟瓷砖废铁没区别的。”单靖安说道。
“给龙脉。”辰风说道。
易清河等人大吃一惊!
“可是龙脉不是还没找到吗?”
“它在土屋里,你们需要去照顾它。”
龙脉沉睡的时候,会复苏四周有情感的东西,然后将那些情感吞噬,通过这个方式来代替帝流浆。
辰风要做的就是,找那些有历史价值但没有被龙脉遇到复苏的文物,拿到土屋里去复苏。
不是所有文物都是灵器,但所有文物都可以成为灵器!
能否成为灵器,是要看龙脉是否喜欢里面的情感意识。
这种历史久远的东西,都有着很强烈的情感意识残留其中。
在无法摄取帝流浆的情况下,这是龙脉恢复自身的唯一办法了。
“你们也可以去博物馆借一借文物,把它们悄无声息地带回来,一段时间后,就还回去。”辰风说道。
龙脉吞噬的是文物中附着的情感,把残留的情感意识吞掉就可以,文物正常来说,是不会损坏的。
反正普通人也看不出文物上面附着的情感,有没有被吞噬掉情感,对他们而言没区别。
“记住,外出行事千万小心,不要被抓住,低调一些。”
辰风如果要离开去修炼的话,就需要他们三人帮忙主持大局,所以必须让他们知晓这件事。
他们都是化窍期的高手,眼光独到,逛一圈古玩市场,哪些东西有价值,哪些东西没价值,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点倒是不需要担心。
“我们明白!”
易清河严肃地点头。
龙脉之事事关重大,幽老怪现在还在大张旗鼓地在兴化小镇等着龙脉和辰风,殊不知龙脉早就跑到长盛村安家来了。
他们三人目前都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如果被抓住,第一件事就是自杀,只要不在紫金太阴树的范围内,招安的圣旨就能把他们带回来,再复活。
“接下来,我还得去想想怎么帮助空空和妙妙从幽老怪的封锁里出来才行。”辰风思索着。
那天季阿公布下了血护遮天,幽老怪就找不到空空和妙妙那块地了,但幽老怪把那附近的整片区域都封锁住,使得辰风和空空妙妙失去了联系。
这件事还是他昨晚发现的。
正在辰风思索间,忽然他脑海里出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
“辰风哥哥,我们回来啦!”
“你绝对想不到我们找到了谁!”
空空和妙妙两人蹦蹦跳跳地从村外跑了进来。
辰风十分惊讶!
空空和妙妙居然想办法出来了?
“我们找到商鞅和岳飞叔叔啦!”空空兴奋地说道。
“不仅找到他们,还附带了两个人!”妙妙喊道。
“找到两个谁?”
辰风觉得奇怪,抬起头往远处望去,空空和妙妙两人身后跟着四个人。
除了脸色沉稳的商鞅以及一脸沧桑的岳飞之外,还有两个满头白发的束冠老头。
辰风见到这两个人的时候,第一眼觉得有些眼熟,半晌,他忽然想起来这两个老头是谁了!

x9tf6好看的都市言情 靈器復甦 木羽瀾風-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火神的助手展示-ng2jv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幽老怪心里越想越不安。
他实在是忌惮辰某人。
尽管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辰”是哪个“辰”,但每次想起这三个字,他心底都会颤栗一下。
辰某人,就像是他的噩梦。
而小萝卜,肯定就是辰某人的儿子。
因为他们身上的血非常特殊。
幽老怪在二十多年前就知道,辰某人,已经没有了修为。
但他不敢保证,因为没有亲眼所见。
最重要的是,这二十多年过去了。
万一辰某人恢复修为了呢?
“你们必须都给我听好,这个世界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简单,曾经有一个沉睡的辰某人,修为堪比颛顼大帝!我不能确定他是否还在,但出去行事都给我小心点!遇见小萝卜要上报,不准单独行动!”
“堪比颛顼帝?这怎么可能?”
其他神大吃一惊!
就是颛顼帝靠着一己之力把所有神都给赶出这个世界的,他的实力已经是那个时代公认的最强者。
怎么还会有堪比颛顼帝的神存在?
“幽,你确定吗?”句芒问道。
正常来说,如果有一个人堪比颛顼帝,他们应该是知晓的。
并且这个人,肯定也是活在上古时期,绝不是活在“绝地天通”之后!
因为“绝地天通”过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突破到天通境了,更别提是成神了!
“不用怀疑,曾经我和幽差点就被这个辰某人给治了。”
一道灰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
这人一出现,房间里的温度就再下降了几度。
大家看见这个人影的时候,也是很敬畏。
冥道人!
他们对冥道人极为感激,因为当初就是冥道人去历史上接应他们的。
“你们就给我记住,如果单独遇见小萝卜,直接上报!不管你们把他逼到了什么地步,都要上报,就为了以防万一!听明白了没有?”冥道人喝道。
“明白。”
其他人心中再有不解,也只能应和。
幽老怪和冥老怪仍然是这群神的领导者,他们掌控着所有的道鞘,比所有人都了解这个世界,想要实现修道者的复兴,就需要听从这两人的指示。
他们很快就离去了,总控室里只剩下了幽老怪和冥老怪两人。
“你确定蓐收被杀了吗?他虽然实力在这些人里最弱,但也不是轻易被杀掉的。”冥老怪问道。
“这几天我让他守着兴化小镇,但突然发现他与紫金太阴树的联系断掉了,不可能是他自己弄断的,我已经警告过他们许多次了。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被杀了!”
能够击杀穿越而来的神,最大的可能性是“绝地天通”。
但这些神的道鞘都很完美,只要道鞘不出问题,就不需要担心“绝地天通”。
那么能够抹杀掉蓐收的,剩下的可能性就不多了。
顾怀山和季浮生他们都有这个能力,但他们都不在这个时代。
这个时代有一个失踪已久的辰某人,就成为了他们的心腹大患。
“也不一定是辰某人,兴许是小萝卜借助了季浮生和顾怀山留下的某种杀阵把蓐收击杀的,要知道这两兄弟可是极为难缠。”冥道人说道。
“希望如此。我要回兴化小镇了,这一次抓龙脉绝不能再失手了!我有预感,小萝卜肯定会来找龙脉,那他就绝对会来兴化小镇!”
幽老怪恶狠狠地冷笑了一声:“无论是龙脉,还是小萝卜,但凡抓住其中一个,都是大赚!”
——
所有神都离开了修道场,他们都有自己的住所,以及自己需要做的任务。
占据了莫东来身体的祝融也往自己的住所走去。
但在拐角处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
赫然是莫北飞!
“见过祝融大人!”莫北飞行礼道。
他抿紧了嘴唇,牙关咬得很紧。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好不容易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但已经物是人非。
他看着自己父亲的身体被一个上古的神占领,心中极为愤恨。
但莫北飞还是忍住了。
他必须伪装好自己,当好“蛮角”这个角色。
将来有机会,要把祝融给灭掉,让自己的父亲苏醒过来才行!
“蛮角,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事找你。”
祝融倒是有莫东来的记忆,也清楚莫东来是蛮角道鞘主人莫北飞的父亲,大概是因为记忆影响,他便把蛮角提拔到自己身边来。
“大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莫北飞闷声说道。
“我最近察觉到了祸斗的气息,虽然不能确定它在什么地方,但我知道它肯定还在,你占据的这具道鞘,有没有关于祸斗的记忆?”祝融问道。
祸斗?
莫北飞心里一惊!
他想起了上次在秦站的时候,专门袭杀段天虎队伍一行人的那道诡异黑影。
那个家伙极为狡猾,杀人不眨眼,但后面不知为何,就为了保护辰风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不过荒兽是很难被杀死的,复活后,就一直跟着辰风。
祸斗,在《山海经》中记载,乃是火神的助手。
他这才意识到,祝融就是火神!
也就是说,祸斗曾经是跟随祝融的!
“回大人,我并不知晓祸斗的下落。”莫北飞回应道。
可是他心里却有些不安起来。
祸斗,现在就在长盛村!
“祸斗对我很重要,我需要把它找回来。我让你去调查火山的事情,你调查得怎么样了?”祝融问道。
“华夏境内,没有活火山存在,至少十年内,没有喷发的火山,其他大陆倒是有。”莫北飞说道。
“其他大陆不行,太远了,我能感知到祸斗就在华夏内,我需要华夏内的火山才能找到它。海拔最高的火山呢?”祝融又问道。
“回大人,是长白山……但是长白山的火山已经休眠了,这个年代和我们那个年代不一样,很多火山都停止了喷发。”莫北飞说道。
“休眠不是问题,走!陪我去一趟长白山,我需要把长白山的火山给引发了,烧掉一片土地,这样祸斗在哪里都能感应到,我也能用火山搜寻它。”祝融说道。
祸斗,只吃有情感的火焰。
火山喷发,烧毁无数山林和村庄,这样的火焰就十分珍贵了。
“是,属下遵命。”
莫北飞皱着眉头,前阵子祝融让他去寻找火山,他以为祝融要修炼,现在才意识到,祝融是要靠火山来寻找祸斗!
他在想着要怎么把这个消息传给辰风,让辰风警惕那只祸斗。
可是没等他想好对策,祝融已经卷起他,离开了九州。
“这下麻烦了!没想到当初在秦站救下的祸斗会这么棘手!”
莫北飞十分不安,可他现在又不能直接离开,现在只能希望辰风能注意到祸斗的异常,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祸斗关起来!

jyxtt超棒的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展示-k6e26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易清河他们哪里敢拒绝,他们的少祖都在老老实实地打扫卫生了,三人难道还能站着不动?
他们看见辰风都那么淡定,赶紧去把鸭圈的粪便清理了,本想着用气诀直接烧掉那些粪便,但辰老爸说道:“你们怎么回事啊?鸭圈粪便要运到田里当肥料的!怎么生活小常识都不懂吗!”
“明白了,明白了!”
穆弘三人面面相觑,暗自捏了一把汗。
他们好歹也是九州的大人物,曾经在九州呼风唤雨,掌控着这个世界的秩序。
但现在居然被一个开脉期修为的镇灵师如此呵斥!
可是三人不敢反驳,只能苦笑着把那些鸡鸭鹅的粪便运到辰老爸指定的田地里。
“我们真的一下午都要做这种事吗?”单靖安颇为头疼地问道。
“那你能怎么办?少祖都在做家务活,你好意思看着?”
穆弘用气诀控制着一袋袋的粪便,让它们浮在空中运着,有些哭笑不得。
“话说少祖还真是朴实,这种活都肯干。”
易清河忍不住赞道,在他的认知中,就没有一个化窍期的人会屈身去做这种卑微的活。
更被说,是小萝卜这样的天之骄子了!
这样的人,放在昔日,随便走出去,都是要奉为上宾的,各大家族豪门都得巴结他,在各种顶级奢华的酒店接待。
如果有人被告知,小萝卜在家里打扫厕所,肯定会以为这个人在说胡话!
小萝卜什么身份?
会当清洁工?
是有多蠢才会这样说?
“这大概就是几位帝祖看重他的原因吧!不骄不躁,勤恳踏实,俗话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大概说的就是少祖这样的人了。”穆弘脸上无比敬仰地说道。
易清河点头再同意不过了:“我本以为少祖修为高超,脾气温和,没有架子,这就很了不起了,没想到他还是这样一个小事亲躬的人,实在令我汗颜!”
他认识辰风的时间比穆弘要长,越是了解辰风,越是发现这个年轻人的特殊。
“他父亲也就是一个开脉期的修为,天赋说实话,很糟糕。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生出这样一个奇特的年轻人来,估计是祖坟冒青烟吧!”
单靖安实在想不明白,正常来说,儿子天赋这么高,身为父亲应该也不会弱才是。
但他们少祖的父亲就是一个小小的开脉期,这种修为在九州只能算底层。
“应该是孝顺吧!少祖性格很好,这世间除了那些穿越者外,他都能够傲视群雄了,可以说是真正站在世界顶端的人,但仍然这么尊重他父亲,这样的人不忘本,是极其难得可贵的。”易清河说道。
“也是,跟着这样的人做事,算是跟对人了,这个世界需要这样的人来领导。”单靖安点头。
“没错,只可惜了他父亲天赋太差了,我本来还想着他父亲也是人中龙凤,也许能够帮少祖一起拯救这个世界呢!唉!这前后反差太大了!”
穆弘叹息把一袋袋的鸭粪倒在了田里,又按照辰老爸的吩咐,用塑料袋把它盖上,然后用泥土压住塑料袋的四个角。
——
九州,比屋连甍,修道场。
幽老怪站在修道场总控室盯着上方的紫金太阴树,他的目光就像是一柄利刃,阴冷而锋利。
总控室的房间里还站着其他几个人,安天穹,莫东来,安若雪……
都是永生境的强者!
勾川就跪在角落里,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蓐收还是没有消息吗?”幽老怪冷冷地问道。
“没有消息,这家伙不知道去哪里了,昨晚似乎一直在整个华夏到处流窜,不清楚在做什么。”有个蒙面的男子回应道。
“他似乎在追什么。”占据了安天穹身体的句芒出声道。
“什么人会让他那样去追?再说了,他好歹是永生境的神,追什么东西会那么费劲?”占据了莫东来身体的祝融说道。
其他人也很不解。
这个时代的人,弱得很,没有了其他六个守护者,他们这些穿越而来的神,来到这里后,基本就没有对手了。
可是幽老怪冷哼了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小萝卜!”
其他人皆是皱起眉头。
这个时代,没有人敢和他们作对。
但有一人例外!
这人到现在还隐藏得好好的,一言不合就冲来灵市救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偏偏他们都没有办法!
“确实,能够让他追着整个华夏到处跑的人,除了小萝卜,没有其他人了。”句芒点头道。
小萝卜修为不算高,但击杀天通境的高手是没问题的。
加上是季浮生和顾怀山两人教导出来的徒弟,手段相当多。
那么小萝卜能够溜着蓐收整个华夏乱跑,也就说得通了。
“那他居然不来找我们帮忙?”祝融说道。
“这个蠢货,他应该是想靠自己的能力来抓住小萝卜!”
幽老怪冷哼了一声。
永生境的神,大多很高傲。
如果追一个化窍期的后生,还需要靠别的永生境高手来帮忙,那恐怕会沦落成为其他神的笑柄!
蓐收自然不可能这么做。
“那应该也没事,就算小萝卜抓不住,他应该也快回来了才对。”句芒出声道。
幽老怪仍然在看着紫金太阴树,缓缓地说道:“如果他现在还回不来,那应该就是出事了!”
句芒对这个说法有些怀疑:“不可能吧?小萝卜到现在都只是化窍期,他绝对没实力杀掉蓐收!”
“他没实力,但是他是顾怀山和季浮生的徒弟,这件事我要提醒你们多少次你们才能长记性?”
幽老怪扫视着其他人。
那些人面色很难看。
顾怀山和季浮生,这两个人的名字,就足够让他们这些人忌惮。
哪怕是他们,都不敢和这两兄弟叫板!
“最重要的是,小萝卜,必定是那个人的儿子!”
幽老怪语气变得极为阴沉。
“谁?”
“辰某人!”
幽老怪一字一顿地说道。
这个名字,让他印象深刻!
甚至是惊惧!
他曾经差点就被这个人给杀掉!
但是句芒等人面面相觑,不解地问道:“辰某人是谁?”
他们根本都不知道几百年前这个世界莫名其妙出现了第九个神的事情。
幽老怪没有直接回应,而是看向了安若雪:“妘,你对小萝卜的父亲有什么印象吗?”
安若雪一直站在后面没有说话,听到这里,才抬起头,她的神色很平静,波澜不惊。
“没有,这具道鞘,把自己的记忆守得死死的。”妘摇头道。
“想办法,把她的记忆找出来,一定要确定这件事,否则事情会很棘手!”
幽老怪沉声道。
“好。”
妘微微点头。

ostse熱門玄幻小說 靈器復甦 起點-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五把匕首鑒賞-l917d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季阿公很自责,他愧疚地说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本来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和你无关,我和顾怀山才需要为这个世界负责,但没想到会把你牵扯进来。”
季阿公和老爷子两人现在被困在了历史里,能够帮他们扶正这个世界的,只有辰风。
可是季阿公又很担心辰风会变成“辰某人”。
辰风沉默着。
他不知道自己成为镇灵师一年以来,到底有没有改变,又改变了多少。
他只是一直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当自己体内黑色气诀压过白色气诀后,他会向辰某人靠近。
而对辰某人来说,哪怕是错误的事情,在他眼里,也是对的。
也就是说,即便辰风做了什么错事,他仍然会认为自己做着对的事情。
而那恰恰是“辰某人”的特征。
这是季阿公一直担忧的事情。
季阿公比所有人都自责,因为辰风就像他的孙儿一样,他不希望辰风走上歧路。
“所以我不能杀人了么?”辰风问道。
季阿公叹了口气。
他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如今穿越者已经来到这个时代。
那么这就是一场现代人和穿越者的战争。
是战争,就必须要死人!
辰风本来实力就和那些穿越者差了一截,若是不杀人,他会束手束脚,毕竟别人是拼了命要杀他,他也必须全力以赴来杀掉那些穿越者,否则就是自己被杀!
不杀人,只会被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
但杀人,也同样是如此。
“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我不能自私地要求你不杀人,那样对你不公平。但尽量保持理智,逼不得已就杀,如果有机会,就让其他人动手,承魁可以帮你。”
但辰风知道魁叔不能帮忙,他现在都是要完杀一个人,必须用黑白气诀将其直接吞噬掉。
他没有选择把这件事告诉季阿公。
“我想你和开明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你有了空空和妙妙,他们俩个是天生平衡的一对,能够做到不偏不倚,但我不太确定他们能不能把你体内的黑白气诀压制下去。”季阿公说道。
空空和妙妙本身就很特殊,一阴一阳,天真活泼,如今是辰风的神识,修为和辰风是一样的。
其实季阿公也清楚,空空和妙妙一直都跟着辰风,可辰风仍然变了一些。
他和顾怀山一直都在教空空和妙妙做人的道理,让他们两个小家伙当个好孩子。
这么做,只是希望在辰风将来出事的时候,空空和妙妙能够协助他分辨是非。
“你先尝试用五把匕首,看能不能打开历史的通道,如果能够找到我们的话,我们几个能回来,就不用你动手了,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处理。”季阿公说道。
辰风问道:“季阿公,您真的确定这五把匕首会把打开历史的通道吗?”
季阿公愣了一下,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辰风说道:“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你说有绝地天通,那么几百年前,按理说我爸是不可能会成为永生境的神,可他就是在你们眼皮底下出现了,不是吗?你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
季阿公陷入了沉思。
这件事确实他们一直在考虑,只是当初辰开明一直都不肯说,他们拿昔日的“辰某人”没办法,不可能逼他说出来,因此也没弄清楚。
辰风说道:“我老爸,他不是道鞘,所以肯定不是穿越而来的,可很奇怪的是,他手里就拿着第五把匕首,‘无巧不成书’是不可能把灵器送到他手上去的,大概率是他一直都带着这把匕首。”
季阿公说道:“我和顾怀山猜测过,辰开明可能是沉睡的神。他可能在‘绝地天通’的时候,没有醒来,颛顼帝就忽略过了他,他一直沉睡到三百多年前才醒来,就成为了第九个永生境的神。”
“如果我爸可以用沉睡躲过颛顼帝的感知,那为何其他永生境的神不能靠沉睡留在这个世界呢?他们没必要大费周章地靠穿越躲过颛顼帝才是。”辰风说道。
“这……”
季阿公发现辰风说得是对的,颛顼帝当年既然铁了心要把神都赶出这个世界,那就不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个沉睡的神,肯定会把整个世界都搜一遍才是。
有御天尺,有绝地天通,要搜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对颛顼帝而言并不难。
“或许是那把匕首呢?他也许靠着那把匕首躲过了颛顼帝的感知,毕竟那五把匕首来历悠久,我和顾怀山都认为它们是能够克制不周山的。”季阿公猜测道。
辰风看着那第五把匕首,到现在他也不知道第五把匕首有什么能力,仙灵永生,意味着什么?
其他四把匕首的能力,他都清楚。
但第五把匕首,他已经查探过了,没有特殊的能力。
“不管怎样,先试试吧!我要怎么处理这五把匕首?”辰风问道。
“这个我和顾怀山只是猜测,你让五把匕首连成一个圈,然后用你的气诀起激发它们,从一把匕首连到另一把匕首去。”季阿公说道。
辰风一挥手,五把匕首立马浮到了半空中,彼此之间围成了一个圈。
他把自己的气诀从“生灵叠聚”开始注入,然后延伸到了“聚灵不息”,再转移到了“息灵至绝”,紧接着连到了“绝灵无仙”,最后才落在了“仙灵永生”上,然后又回归到了“生灵叠聚”。
他的气诀在五把匕首中稳定地流窜着。
然而——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
季阿公愣了一下,他不太明白,呢喃道:“我和顾怀山探讨过,我们以为这样可以的,为何没反应?”
这五把匕首,来历不凡,产生的历史年底啊堪比不周山,象征着五行,与不周山的阴阳二气相对应,从理论来说,应该是能够穿透不周山的封锁才是。
可事实,好像出乎了季阿公的意料。
五把匕首并没有起作用,也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的反应。
辰风盯着五把匕首沉思着。
他总觉得是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了。

8w8vo熱門都市异能 靈器復甦 木羽瀾風-第一千一百八十章:第九個神-ie8hq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回到长盛村,已经是深夜,晚上被蓐收追着跑了整个华夏,把辰风累得不轻。虽然有“聚灵不息”,不消耗气诀,但消耗精力。
不过比起那些损失的灵器,辰风目前脑海里更想弄清楚就是他老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把顺来的车子还回去后,然后再瞬移回来,辰老爸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看上去累坏了,也许那道黑气上他的身也是一种负担,辰风也就没有再去打扰他。
“你去土屋里待着,我需要把其他事情搞清楚。”
辰风把龙脉送到土屋里,吩咐龙脉不要乱跑。
“我知道,谢谢。”
龙脉清楚分寸,他并不嫌弃长盛村另一面的阴暗,对他而言,有个地方能够安稳躲避就很不错了。
辰风正要离开,但走了两步又停下来,问道:“如果一年没有进食帝流浆,你会沉睡多久?”
“一直沉睡下去。”龙脉说道。
“醒不来?”
“我会主动去吸收一些对我有利的情感来帮助自己,所以无意识复苏身边的灵器,其实也是在帮我自己觉醒,具体什么时候能够醒来,我不能保证,你可以尽量去寻找有情感寄托的东西进来给我。”龙脉解释道。
“明白了,还有什么需要和我说。”
龙脉迟疑道:“对了,确实有一个请求。”
“什么?”
“我能……我能……我能要点你的血吗?”
“我的血?”
辰风微微皱眉,怎么大家总是喜欢他身上的血?
把他当成移动血库了吗?
“我不能确定,我就是有一种感觉,因为被你的血沾染过的灵器,所蕴含的情感都变异了,你的血也许对我帮助很大。”龙脉说道。
“行吧。”
辰风隔开自己的手指,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的血有多特殊,和别人一样的血腥味,红通通的,又不是其他五颜六色。
但不知为何,龙脉忽然就躁动了起来,他化作了辰风的样子,双眼放光地看着那些血。
“我不知道你要多少,先给你这些。”
辰风扔下大概一百毫升的血之后,就离开了土屋。
他回到了季阿公的院子里,然后才取出了天衍轮回塔,进入到塔中。
森然的始骨就在祭台上盘坐着。
上次老爷子说找到五把龙匕,就有办法让他回到过去。但具体要怎么做,他还不是很清楚。
他伸手触碰了一下始骨。
半晌后,始骨发生了变化,上面开始长出了血肉。
但这一次,凝聚出来的人,不是老爷子,而是季阿公!
他心里有疑问,需要答案。
而这一次的答案,他需要季阿公来解答。
“辰风,你没事吧?”季阿公看见辰风,焦虑地说道,“顾怀山前阵子和我说过了,便利店的事情,以及你那些经历……抱歉,孩子,我不该让你承担这些。”
“季阿公,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想着怎么补救,师父让我去寻找龙匕,我已经找到了。”
辰风把五把龙匕取出来,浮在手中。
“你找到第五把龙匕了?”季阿公有些惊讶。
“是。”
“在哪里找到的?”季阿公问道。
辰风犹豫了片刻,说道:“在我爸那里。”
“开明找到的?”
季阿公十分诧异:“他什么时候拿到这把匕首?”
“我也不知道,季阿公,您是不是都清楚,我爸身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辰风把晚上发生的详细经过告诉了季阿公。
他需要这个答案,关于他父亲的答案。
季阿公听完,陷入了沉默。
“原来是这样,我大概明白了。”
许久,他才微微点头。
“季阿公,那道黑气是什么?”辰风问道。
季阿公抬起头,看着辰风,眼里颇为自责。
“难怪第五把龙匕会在他手上。”
季阿公叹了口气。
“季阿公,我需要知道答案。”
辰风心里有太多的谜团需要解开,尤其是老爸的事情,他需要知道老爸与那道黑气之间的关系。
“关于你老爸的很多事情其实就连我们都没法确定,我就把我知道的事情,和你谈谈吧!你确实需要知道这些事情,坐下来。”
季阿公走到祭台边缘,坐在了地上,辰风也坐在了他旁边。
“两百多年前,这个世界有一段时间变得很不平静,或许寻常人不知道,但我们八个人都很清楚,这个世界突然多出了一个神,第九个神!”
“他做事没那么讲究,没有原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到处惹事,有时候路见不平杀人,有时候别人和他意见不同,他也会杀人。好事他也做,坏事他也做,很难说他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我更倾向于把他定为一个做事随心所欲的邪人吧!”
“这第九个神,就是你父亲。谁也不知道这第九个神是怎么来的,绝地天通几千年来,一直都好好的,不可能有人能够突破这层阻碍,踏入到永生境。
可你父亲就这样莫名其次地出现了,让我们八个人都很吃惊,甚至一度以为绝地天通出事了。可是我们调查了这个阵法,阵法完好无损,他是如何出现的,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弄清楚。”
季阿公谈起辰风的父亲,十分无奈。
绝地天通,到现在都断绝了后人成神的可能,连辰风都不能踏入到天通境。
因此这第九个永生境的神,让季阿公他们八人很重视。
“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他叫什么,但他总喜欢称自己为辰某人,当然我们也不知道这个辰是哪个辰,一直以为是耳东陈。”
“像这样亦正亦邪的人,很容易就和九州人与执天者产生冲突,他又不属于任何一个阵营,所以炎和重以及幽和冥,他们就出面去找这第九个神,准备警告他。”
季阿公想起了什么,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忍不住笑起来:
“然后他们四个人都被辰某人给痛打了一顿,被打得半死不活,若不是颛顼帝用绝地天通保护着我们八个守护者,强行把他们给拖走了,恐怕这世间就少了四个神了。”
辰风愣了一下。
炎道人和重道人,是九州的领导者。
幽道人和冥道人,是执天者的幕后主使。
这四人的手段极为强大!
但竟然敌不过他老爸一人!

qk1ha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 ptt-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反派老父親推薦-fcomc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辰老爸当然在担心自己辰风,哪个父亲不担心自己的孩子?
辰风心情不好,他必然焦虑,要以父亲的身份来开导辰风。
可他开导辰风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辰风好,而不是为了他自己高兴。
辰某人冷喝道:“你要明白,辰风终究是要杀人的,他必须杀了那些穿越来的蟑螂,只有杀人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这就是你的理念?杀光和自己意见不一致的人?”
“没错,我说的话,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我看不惯的人,就得死,欺负我儿子的人,没资格活,那些蟑螂都得跪在我们父子俩脚下!”辰某人冷笑道。
这种偏激的父爱,让辰风手足无措。
辰风丝毫不怀疑,这股黑气如果占据主动,绝对会杀光世界所有人。
“我把话放在这里了,只要有我在,这种事就不可能发生!”
辰老爸怒气冲冲地斥责道。
“你说得对。”
辰某人懒洋洋地点头。
辰老爸愣了一下,他本来都做好对方继续与他辩驳下去了,或者对方会说出“辰风会想明白来帮他脱困”之类的话,然后辰老爸就会义正言辞地警告这个家伙:我儿子绝不会帮你……
可是这个家伙直接来了句“你说得对”,就把辰老爸接下来要说的话,全部堵死了。
他压根不辩驳!
“就这样?”辰老爸愣愣地问道。
“那你想怎样?我和你一起的,你占据主动,我能做什么?”
辰某人倒也实诚,反正彼此心知肚明,不需要隐瞒什么。
辰老爸错愕地转头看了看辰风,辰风也是一脸不明所以。
“我现在可以拿着这把匕首离开了?”辰风问道。
“那你还等什么?不赶紧提高修为去杀光那些人,还要在这里磨蹭到明年吗?”辰某人不耐烦道。
辰风一阵愕然。
这股被封印在湖底的家伙脾气暴躁,杀伐果断,性格残忍,直来直去。
妥妥的大反派。
可是对他又对自己溺爱得过分,护短到了一个极端。
这让辰风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他了。
“你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这里?你和我老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辰风问道。
“这你得问他!”
“放屁,我对你毫无印象!”辰老爸情绪激动地说道。
“没印象?我真想骂人……算了,骂自己就骂自己吧——你个蠢货!”辰某人说道。
辰老爸:“……”
辰风:“……”
“那原因到底是什么?”辰风问道。
辰某人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地说道:“他为你做出的选择而已。”
“什么意思?”
“你以后会明白的。”
辰某人并不愿意多解释。
辰风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操控着小船,很快就靠了岸,他和老爸一起下船,两人又望了一眼湖面上飘荡的一丝丝黑气,感觉很不真实。
这个家伙帮他们,但都懒得提条件,就因为他不喜欢自己儿子被人欺负。
“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妥协的!”辰老爸恼火地再次强调道。
“随你便。”
辰某人不以为然。
这个回答让辰老爸气得咬牙切齿。
对方说话总是不按照套路来。
“如果下次我儿子再被欺负了,记得来找我。你没本事帮我儿子报仇,我可以动手。”
“他是我儿子!不是你儿子!”辰老爸恼火道。
但辰某人并不在意辰老爸在说什么,而是自顾自地说道:“我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但如果你需要我去杀什么人,可以把那个人引到这里来,在这里,我杀人就是动一根手指的事情。”
“我不需要你去杀人。”
“你刚才就让我去杀人了。”
“你……”
辰老爸被呛了一下,声音弱了三分:“那不一样。”
“爸,我们走吧。”辰风说道。
他明白湖里那个邪气凛然的黑气,也是他的父亲。
但身边这个善良朴实的老爸,离他的生活才近一些。
现在老爸还在气头上,辰风也不想去说什么。
他们离开了湖泊,来到了山脚下,结果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承魁。
“魁叔,你没事吧?”
辰风连忙跑过去。
“他被你老爹给打晕了。”
远处那个声音再次轻飘飘地传来。
辰老爸怒气冲冲地转过头:“不是你打晕的吗?”
“对啊!是我打晕的,所以我对儿子这样说有错吗?”那声音得意地反问道。
辰老爸气急!
“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混蛋!”辰老爸咬牙切齿道。
辰风决定不告诉老爸,骂那个家伙混蛋到底是在骂谁。
“为什么打晕魁叔?”
“都说了不是我打晕的——算了算了,不纠结这个了……刚才承魁看见我身上被黑气笼罩,以为我出什么事了,要阻止我,他就直接把承魁弄晕了,解释都不解释。”辰老爸说道。
他被黑气附体的时候,黑气的力量掌控了他身体,他没办法阻止。
辰风检查了一下承魁,发现承魁没事,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他真担心那个家伙直接把承魁用黑气给吞噬掉了。
承魁虽然是一只强大的夕兽,正常手段杀死了还能复活。
但那种气诀是足够将承魁完全吞噬的,一旦被吞噬,就完全死去,根本没法复活。
就像西婆娘身上的那只饕餮一样,对方在历史里被辰风用气诀吞掉,幽老怪即便修改历史,也救不回来。
辰风把龙脉和承魁都收进了折扇里,老爸不知是不是因为身体不完整的原因,排斥他的灵器,无法用灵器直接传送带回村子,所以只能靠交通工具回去。
刚才的车子给蓐收毁掉了,辰风便搜寻了一段路,沿途去找车子。
不远处有个山村,辰风找到了一辆停放的车,就把车子顺走了。
“放心,我等下会送回来的,这里有我的灵器,就借用一下,我会给他们两百块钱作为补偿。”辰风看老爸又要说话,便保证道。
辰老爸这才坐进车子里,他们一路开着车往回走。
“儿子,答应老爸,你千万不要独自去找他帮忙。”

4d4n7都市异能小說 靈器復甦 起點-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第五把匕首相伴-3h5ue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我本来是打算去你的村庄沉睡,你们的村庄很奇异,可以保护我不被发现。”龙脉说道。
“不行!我的村庄全都是普通的村民,他们会被那些灵器影响。”辰风摇头。
他知道灵器复苏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谁也不知道一块石头一根茅草,一排木栏或是一把废弃的镰刀,会复苏什么能力。
若是石头被赋予了一种砸死人的能力,一旦村民不小心踩上那块石头,就有可能丢掉性命。
虽然这些复苏的灵器在辰风看来并不难对付,但对那些村民来说,却是很棘手,辰风不可能十二个时辰都守护着村庄每一个角落。
龙脉局促不安地说道:“那我该去哪里沉睡?”
辰风沉思了片刻,问道:“你去过我们村庄吧?”
“去过,我以前见过季道人,他人很好,世外桃源就是他帮我打造的。”
龙脉当然知道季阿公,也是因为季阿公,所以他被蓐收发现的时候,才想着来这里求救。
“你在村庄阴面沉睡的话,会复苏阳面的东西吗?”辰风问道。
龙脉想了想,他知道长盛村的特殊,因为他的世外桃源和长盛村如出一辙,所拥有的阵法也是类似的,所以他清楚长盛村的阵法。
“不会,那个阵法很厉害,我只会复苏阴面的东西。”
“那你就去土屋里沉睡,复苏那里的东西没关系。”
“好。”
龙脉点了点头,没有反对,对他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至少不会被幽老怪抓走。
长盛村被阴阳阵法保护着,阴面和阳面的布局是一样的,只不过气息截然不同,不会互相干扰就是。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帮忙。上次我师父靠着你复苏的‘无巧不成书’让我们找到了这几把匕首,你有没有办法找到剩下的一把匕首?”
辰风把到手的“生灵叠聚”“聚灵不息”“息灵至绝”“绝灵无仙”四把匕首拿出来。
“第五把匕首?”
龙脉疑惑地打量着那四把匕首,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是历史非常悠久的神器。”
“神器不是你复苏的吗?”辰风问道。
龙脉摇头道:“不是,永生境的神已经超脱了另外一个境界,在他们死后,会自己复苏,不用我来动手。而且——这四把匕首,不是神死后复苏的神器,而是神打造的神器。”
“有区别吗?”辰老爸在旁边疑惑地问道。
“正常来说没区别,因为神在某些方面而言,是无敌的,很难被杀死——”
龙脉说到这里,又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辰老爸。
方才辰老爸一脚把神给踩死了,给他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打破了他对神的认知。
但辰老爸好像并不是很在意龙脉在说什么,只是费劲地摸着自己的脚腕,刚才踩了那一脚,现在脚裸还有点酸。
“那你到底能不能找到?”辰风问道。
“灵器不可能找得到神器,你师父是不是改造了我的灵器?”龙脉问道。
“对,在这里。”
辰风把“无巧不成书”这件灵器也拿了出来。
无巧不成书就是一本书,来自施耐庵的灵器,朴实无华。
龙脉打量着这本书,惊讶道:“这件灵器好强大!”
“我师父,也是个神。”
“难怪!”
龙脉重新化作了辰风的样子,然后接过这本泛黄的书,细细地打量起来。
很显然,对于被神改造过的灵器,他要控制也很难。
“我需要摸索一下,这个已经不再纯粹是施耐庵的情感意识在里面了。”
龙脉可以从中感受到一些特殊的地方,这本书更像是套了一个施耐庵情感的外壳,但内在完全被改变了。
“是阵法。”辰风提醒道。
他自然也尝试过,但老爷子的阵术还是比他要强大不少,在没有达到永生境之前,那些阵法对他而言也很难去触碰或是修改。
龙脉打量了许久,忽然才惊咦了一声。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辰风问道。
龙脉有点不确定地说道:“他改造的手法很奇特,靠的是巧合,巧合是不可控制的,哪怕是我都没有办法刻意去掌控这种巧合,我想你师父也没办法做到。”
“所以呢?”辰风问道。
“你师父早就把一切东西都归咎于在巧合中,他的改造实在太厉害,他其实保证了一件事,就是你肯定能够找到第五把匕首的!只是你师父不能确定何时与何地。”
“你说了等于白说。”
龙脉的话在辰风看来,和老爷子告诉他的,一个样。
有无巧不成书,第五把匕首必然会拿到。
只是没有确定时间罢了,有可能是一个月后,一年后,甚至十年二十年后,到他寿命走到尽头的那一刻,都不好说。
用巧合来搜寻东西,本身就是很不靠谱的。
“不是,它虽然被改造了,但仍然有灵器的影子,我与它有一丝联系,这种感觉都没有办法解释,不过我好像知道这把匕首关联着谁!”龙脉说道。
“你这唧唧歪歪了半天,到底在哪里啊?而儿子就准备靠着他去抓歹徒了,你还在这卖什么关子?”辰老爸在旁边说道。
龙脉上下打量了一番辰老爸,问道:“我感觉和你有关系。”
“我?”
辰老爸愣了下。
“我老爸?”
辰风诧异地看着龙脉,又转向自己的老爸,问道:“你确定?”
“对啊!你确定吗?我都不记得有这种匕首,我家里倒是有水果刀,但我儿子天天在家,如果那把匕首在我这儿,他会认不出来吗?”
辰老爸十分疑惑。
哪怕辰风认不出来,季阿公对他家也再了解不过了,要是有这么一把匕首存在,不可能瞒得过季阿公才是。
“我没法太确定,也许你还没有得到,可能会在将来某个时候才能拿到,这个我不能给出具体答案,但我觉得你肯定会得到就是了。”
龙脉打量着辰老爸,说的话也是模棱两可。
然而这个时候,湖底传来了一声森然的冷笑。
“他说得没错,我知道这把匕首在哪里。”
湖面上泛起了一个个黑色的气泡,那股气息似乎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7m94d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 起點-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情感鑒賞-u74ii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辰风不知道这个湖泊到底和自己老爸有什么关系,问老爸是没用的,老爸压根不清楚为什么有一道黑气会被困在这里。
在辰风眼里,自己的老爸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汉子,平常有事没事就打理他的果园,乐观向上,对生活充满希望,从来不会轻易言弃。
在辰风陷入低谷时,老爸会想方设法地让他振作起来,用最朴实的办法让儿子能够从低谷里走出来。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却拥有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
永生境的蓐收被自己的老爸一脚给踩死,就像是踩死一只蟑螂那样简单。
一个穿越而来的神,在这个时代几乎没有敌手的人,就这样被踩死!
无论谁都不会相信。
辰风知道那股黑气的厉害。
因为他体内也有。
他的黑白气诀,也足够将人给吞噬掉!
和湖底的那个人同出一脉。
如果他们父子俩都是这样,那是不是意味着,他的另一面也是如此?
辰风握紧了拳头。
穿越者掌控了这个世界,绝地天通阻碍了他修为提升,让他无比渴望力量。
这个力量,就是他迫切想要的!
眼前的老爸,就像是失去了一部分自己,被封在了湖底。
如果老爸回归了自己,老爸是有能力将当前的这个世界给摆正。
那些穿越者的神,在老爸手上,就是一脚的事情。
可是辰风也清楚。
那个邪气凛然的老爸,有着一股很强烈的杀意。
那种杀意辰风很熟悉。
当他有那种杀意的时候,无论亲情,还是友情,所有的一切在那股杀意面前,都失去了意义。
杀人全凭心情喜好!
那种感觉并不好。
——
辰老爸并不知道辰风在想什么,他脸色有些苍白,刚才踩那一脚,就好像让他虚脱了一般,坐在船舷上一直在喘着气。
那些白色鲤鱼又从湖底冒出来,聚集在老爸身边。
“你们这群家伙还真是奇怪,我早上还想着要吃你们呢!”
辰老爸用手拨弄着水花,那些白鲤鱼欢快地去触碰他的手,好像听懂了他的话,但并不介意,还很乐意地摆着尾巴。
辰风坐在船舷的另一侧,黑色鲤鱼则是愉快滴在他身边徘徊着。
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黑色鲤鱼会跟着他,而白色鲤鱼会跟着辰老爸。
就好像獬豸当初决定要跟着他的原因是一样的。
因为獬豸就隐约嗅到了辰风的另一面。
“话说你是谁!干嘛冒充我儿子?”
辰老爸还是分得清楚自己儿子是哪个,并没有被眼前的龙脉混淆了。
“我没有具体形态,我可以用另一个人和你对话,但我觉得你和他都不喜欢。”
龙脉看了一看辰风,他伪装的是辰风的样子,但第一次遇到辰风,他不是用这个样子,而是用另一个人。
“是的,我不喜欢。”辰风说道。
龙脉安静地站在一边,重新化作了一团朦胧的雾气。
“你怎么会被盯上的?”辰风问道。
“我需要帝流浆,但他们封住了那个地方,我想要提前靠近,就被他发现了。”龙脉说道。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你吧?”辰风问道。
龙脉不安地点头:“我知道,我能够感知其他镇灵师的灵器,通过他们的灵器,我无意间知道他们的计划。他们准备圈养人类,随时将其宰杀,然后靠我来获取灵器。”
说到这里,龙脉愤怒地说道:“这样的事情很残忍,人是有情感的,情感不能被滥用!这世间的情感应该是随心所欲,而不是刻意杀死去堆砌的,那就不叫情感了!”
“看不出你还挺感性。”
龙脉认真地说道:“我喜欢你们人类的情感,那种东西很神奇,每一种情感就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友情,亲情,兴奋,伤心,难过,渴望……因为各种情感羁绊,才丰富了这个世界。
一个人如果没有情感,就算得到了强大的修为,又和石头有什么区别?
因为人的情感才创造了这个世界,他们活着,可以自由地让情感发泄,死后,我可以帮他们保存住最珍贵的东西,让那些刻苦铭心的情感不至于消失。
就像你们父子俩一样,我很喜欢你们之间很纯粹的亲情,你们都愿意为了对方做出牺牲,我能肯定,你们两个复苏的情感能力绝对很强大,应该比我见过的所有灵器都强大!”
辰老爸眉头一挑,不满地说道:“喂!你这话是咒我们死吗?”
龙脉尴尬地晃了晃自己虚无缥缈的身体,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打个比方,情感越纯粹,灵器越强大。”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辰风问道。
“我已经一年没有吞噬帝流浆了,再过一阵子我就会陷入沉睡。你有办法帮我收集到帝流浆吗?”龙脉问道。
辰风摇头:“那个地方我去查探过,被封印得死死的,还有不周山存在,和上次显龙山不一样,我靠这身修为,没有办法对付幽老怪。”
幽老怪清楚辰风会过去,所以提前把不周山都布好。
在兴化小镇层层戒备,不仅是为了等待龙脉,还为了守辰风。
辰风去了,等于是自投罗网。
龙脉听到这里,很失望,他问道:“你知道我如果沉睡的话,会怎样吗?”
“引发大规模的灵器复苏?”
“是无意识的灵器复苏!”
“这有什么区别?”辰风问道。
“我平常不会随便复苏灵器,因为那会消耗我自己的体力,只有当我看见某样东西情感被我认可的时候,我才会去把它复苏。
而无意识的灵器复苏,那么任何东西都会复苏,房子,瓦片,一张纸,哪怕是被某个死人踩过的一片树叶都会复苏,即便它们没什么能力,但仍然会四处乱蹿,到时候灵器会泛滥成灾!”
龙脉严肃地说道。
灵器的能力有强有弱,有些灵器只会跳两下,有些灵器专门杀人,这些都不好控制。
若是龙脉无意识地去复苏,在他沉睡的地方,几乎就是一个灵器垃圾场,把他围得死死的,想不被发现都难。
“那你现在怎么办?”
辰风问道。